第30章 来啊,互相伤害

莫允笙看了江若几眼后,给教谕主任详细介绍:“郝主任,这三位是丁思琪的父母,他们接电话说丁思琪在学校出什么事匆匆赶过来,具体是什么事啊?”郝主任上下上下打量完丁思琪的父母后莫允笙不明情况,就替丁思琪回答训导主任:“哦,郝主任,丁先生是码头的货运工人,丁太太是化妆品柜台的销售。”。...

莫允笙看了江若一眼后,给训导主任介绍:“郝主任,这两位是丁思琪的父母,他们接到电话说丁思琪在学校出了事匆匆赶来,具体是什么事啊?”

郝主任上下打量完丁思琪的父母后,额头上的青筋鼓了起来,随即,他冷冷看向丁思琪:“丁思琪,你刚才说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我……我……”丁思琪支支吾吾半天都答不上来。

莫允笙不明情况,就替丁思琪回答训导主任:“哦,郝主任,丁先生是码头的货运工人,丁太太是化妆品柜台的销售。”

作为班上的主课教授之一,莫允笙自然知晓丁思琪父母的职业。

丁思琪父母是江若打电话请来的,她自然也知道他们的职业,所以,刚才面对说得惨兮兮的丁思琪,她全然无动于衷。

丁思琪的父母只知道女儿在学校里出了大事,这会儿看到训导主任面色铁青地瞪着女儿,两人忙询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郝主任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丁思琪父母。

先是欺凌带残疾的同学,后又欺骗训导主任。

接下来的训导处可热闹了,郝主任严厉批评后丁思琪后,当众道歉和该给处分一样都没少。

丢尽脸面的丁父在给江若赔礼道歉后,离去前在走廊上狠狠打了丁思琪一耳光,“混账东西,老子供你上了这么多年的学,你学到牛屁股里去了?!丁家的脸真是被你丢光了!”

丁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女儿一眼后,在周围看热闹学生的眼神中也羞愤离去了。

丁思琪捂着被打肿的脸不甘地看了眼江若后,在一片嘘嘘声中黯然离去。

事情解决,得知真相的莫允笙把江若叫到自己办公室后,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要不是我在楼下遇到丁思琪父母,我都不知道我最好的学生被欺凌了!”

江若神情淡然:“教授,还好啦,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能解决。”

“江若,我是你的老师,也是你的……”激动的莫允笙突然戛然而止,顿了顿后,他才沉声道:“也是你的朋友,你就不能多相信老师一点吗?”

江若愣了愣,笑起:“我知道了,以后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来找老师替我主持公道的。”

“这就对了。哦,对了,身体有没有被冻坏啊?要不放你两天假,反正考研结束了,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这段时间的江若看着人瘦了些,精神也不太好,莫允笙一脸担忧。

江若想着要尽快抽个时间回家一趟才行,就道:“我身体倒是没事,但我明天还是想请一天假。”

莫允笙温柔笑起,“好,班导那边我帮你去说,明天你就不用来学校了。”

“谢谢教授。”江若说完,给莫允笙鞠了个躬。

莫允笙皱眉,“你时时刻刻都要这么尊敬老师吗?”

江若点了点头,双眸清澈明亮:“是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

说完,她笑着离去了,没见到身后的莫允笙眼里满是失落。

江若今天“收拾”丁思琪一事很快就传开了,她才从莫允笙的办公室出来就被黎霓找到。

黎霓红着眼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不起啊若若,我刚刚才从楚宁的口中得知你上周五被关在冷冻室的事,都是我不好,那天如果我不提前回家,你就不会被欺负了……呜呜,我的小兔子好可怜……”

江若受不了她这么肉麻,忙把她推开,“没事了,我这不好好的吗?”

黎霓耸了耸鼻子,“也是,我应该高兴才是,因为我们家的小兔子终于学会咬人了,有丁思琪做例,我看以后谁还敢欺负你!”

江若淡淡一笑,“把我关进冷冻室的不止丁思琪,我本来不想她被处分的,可她坚持要把事情扛下来,我也没办法。”

看看时间,周管家快来接她了,江若和黎霓一同回宿舍,她要带些衣服去贺家换洗。

江若最近都没住校,黎霓问她:“你最近天天都回家,是你妈又要你回去做早晚饭了吧?她天天就知道打牌,还让你回家去伺候她,我就没见过哪个当妈的像她那样,把女儿当佣人使。”

对于江若母亲重男轻女的行为,黎霓是很清楚的,她时常替江若打抱不平。

江若不能把自己嫁给贺寒天的事告诉黎霓,只好顺着她的话回答她:“我妈就那样,加上我哥前段时间腿受伤了,需要人照顾,可能以后我都不能住校了。”

黎霓长长叹了口气,“那我也回家住得了,不然就我和宿舍那两个白莲绿茶婊,我怕我会忍不住半夜起来掐死她们。”

“哈哈哈……”

说曹操,曹操的声音就传来,两人笑着才走到宿舍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丁思琪和谢雨霏的争吵。

“丁思琪,你搞清楚了,锁是你买的,人是你关的,现在你的处分都下来了,要我去澄清,澄清什么啊?!”

“谢雨霏,明明是你让我去整江若的,那天我就说了,关关她就放她出来,可你倒好,把我支走后又把贺烨灌醉,你是想让江若被冻死在里面啊,现在好了,我的考研成绩被取消了,你却说这事与你无关,你……你还是人吗?!”

“无凭无据的,我随你怎么说,而且我告诉你,贺烨是我的男朋友,即便你告到校长那里,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谢雨霏,你无耻!”

“咣当!”

什么东西被碰倒的声音传来。

“啧啧,绿茶婊撕白莲婊,大戏啊!”喜欢看热闹的黎霓一脸兴奋,忙拿出钥匙打开宿舍的门。

见谢雨霏和丁思琪相互扯着头发扭打在地上,黎霓立刻拿出手机拍照。

完了一边上传到校园论坛,一边还文思泉涌的取了个标题:渣男舔狗们,快来看呀,你们的系花女神与人撕逼的真面目!

谢雨霏看到黎霓拍照,立刻放开丁思琪张牙舞爪的扑过来,“黎霓,你把照片给我删了!”

在一边冷眼旁观的江若突然一步上前把黎霓护在身后。

看着江若冷若冰霜的面容,谢雨霏不禁刹住了脚步。

丁思琪说得对,江若变了,她完全不像以前那个怕事的江瘸子了。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眼看&上去:

    江若腿脚不便,眼看就要被母亲追上,她看到小区门口停了辆出租车,急忙拉开门上去:“师傅,去玫瑰公寓,快!”

    2021-05-08 03:2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发现他

    贺烨就是她爱的那个人,她等了贺烨十五年,直到上周,她才发现他手臂上那道伤疤确定他的身份。

    2021-05-06 10:57: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不&许走!

    “江若,你不许走!江若!”秦姿容怕她一去不回,忙追出门去。

    2021-05-07 06:15: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哥怎么&!”秦

    “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2021-05-08 11:06: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找人救&的疼,

    “妈,我这就找人救爸爸!”说完,顾不得脸上的疼,江若一瘸一拐的跑出家门。

    2021-05-09 12:06:14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她没&江若嫁

    江若七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左腿留下了残疾,从那以后,秦姿容更是觉得她没用。如今能把江若嫁入豪门,她哪还管对方是个病秧子还是个白头翁啊。

    2021-05-08 10:30: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追了她&他的女

    虽然贺烨记不得十五年前那件事了,可他追了她半个学期,可见他是真心爱她的,她接受了贺烨的追求,成了他的女朋友,如今更不可能嫁给他堂哥贺寒天了。

    2021-05-07 08:4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大早&的话音

    一大早,江家的客厅,江若的话音才落,就被母亲秦姿容一耳光打在脸上。

    2021-05-06 08:04: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劣败家&,哪怕

    在这个家里,哥哥即便再顽劣败家永远都是宝,可她呢,哪怕从记事起就给全家洗衣做饭,在校成绩优异,她处处优秀,处处讨好,可在妈妈心里,她就只配当根草。

    2021-05-07 09:20: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