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打脸打的真快

往年江若要不然面对自己这种挑衅,干脆不理睬,干脆一笑置之。 可这一次,她见状一步,坚定地的眼神里饱含胜负欲,“是吗,那就等着看结果吧。”说着,她瞥了眼谢雨霏后就进了考场可这一次,她上前一步,坚定的眼神里充满胜负欲,“是吗,那就等着看结果吧。”。...

以往江若要是面对这种挑衅,要么不理会,要么一笑置之。

可这一次,她上前一步,坚定的眼神里充满胜负欲,“是吗,那就等着看结果吧。”

说完,她瞥了眼谢雨霏后就进了考场。

江若的态度让丁思琪不安起来,她忙把谢雨霏拉到一边轻声问:“雨霏,我觉得江若变了,你说她不会是知道了是我们把她关在冷冻室的吧?”

谢雨霏的唇角抽了抽,“知道又怎么样,有烨少给我们撑腰,她能把我们怎么样?烨少还说了,校董那边有他认识的人,无论我们今天考的如何,都会被录取的。”

丁思琪顿时一脸欣喜,“那真是太好了,雨霏,这次我沾了你的光,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丁思琪的家里不宽裕,这次考研要是能过,就等于改变了她的命运,她万分庆幸自己抱对了谢雨霏这条大腿。

谢雨霏笑了笑,“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我们是好姐妹,自然要共进退。”

考试开始,江若和楚宁作为系里第一二名的尖子生,整个答题过程十分顺利。

交卷后,江若早上没有其他课,就直奔保安室。

午休结束,谢雨霏和丁思琪刚要去参加社团活动,就听到学校的广播叫丁思琪去训导处。

丁思琪十分的不安,硬拉着谢雨霏陪她去。

才到训导处门口,看到江若和桌上那把被砸坏的挂锁,丁思琪的眼神顿时慌乱起来。

谢雨霏眼神一沉,笑着对丁思琪道:“思琪,你进去吧,我还有课,先回去上课了。”

说完,她脚底抹油溜了。

丁思琪都惊呆了:不是好姐妹,共进退吗?

谢雨霏走几步后,回头笑着告诉丁思琪:“思琪,没事的,放学后别急着回家,烨少今晚请我们吃饭。”

丁思琪当下就明白谢雨霏这是在暗示她:有贺烨给她们撑腰,什么都不用怕。

她这才没显得那么慌。

江若看着丁思琪,面色清冷。

也就丁思琪蠢,相信谢雨霏的话,没事的话,谢雨霏着急走什么?

训导主任当下就问丁思琪:“丁思琪,上周五是你把江若同学关在冷冻室的吗?”

“不是我……我没有!”丁思琪颤抖着声音否认。

训导主任当下一掌拍在办公桌上,“你还狡辩!监控上显示,在江若同学被救出来之前,你是最后一个走出冷冻室的,门还是你拉关上的,还有,门上多出的这把挂锁,江若同学去学校门口的五金店查问了,五金店老板看了你的照片后,说就是你上周五午休时间去买的!你赶紧交代问题,不然我就把你父母叫来!”

铁证如山,加上听见要叫父母,丁思琪一慌,立刻就承认了,“对不起老师,我只是想和江若开个玩笑,我……我不是故意的……”

训导主任大怒:“开玩笑?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亏你还是学医的,你难道不知道那么做会出人命吗?江若同学被关了两个半小时,要不是遇到保安巡逻,冷冻室里就多了一具尸体了你知道吗?!”

丁思甜这才知道那天自己走后,谢雨霏没有把江若放出来,江若没被冻死,不是江若运气好,是她自己运气好啊!

现在想想,要是江若当时没遇到巡逻的保安……

那这会儿自己进的就不是训导处而是警察局了!

“对不起,江若,对不起,对不起……”丁思甜面向江若,连连鞠躬道歉。

训导主任见丁思琪认错态度这么好,态度和蔼了下来:“江若同学,既然她知道错了,也向你道了歉,你就原谅她吧。对了,你说那天被冻感冒了,医药费可以让她赔给你。”

“对对对,我可以赔你医药费!”丁思琪忙道。

江若把事情捅到训导处,可不是为了要丁思琪的赔偿。

她转头看向丁思甜,神情坚定:“丁思琪,我不要你的赔偿,我就想知道,那天的事情还有谁参与了。”

丁思琪咬了咬唇后,决定不供出谢雨霏和贺烨:“没别人了,就我一个,江若,我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就原谅我吧。”

既然她那么维护她的好姐妹,江若就成全她,“主任,这件事说小了是玩笑,可说大了是人命关天,我要丁思琪在下周学校大会上当众向我道歉,还有,我希望学校能给她相应的处分。”

“处分?!”丁思琪当即睁大了眼,要是因为这件事被处分,那她考研的成绩就作废了,且以后再也没有考研的机会。

丁思琪的成绩在系里属于前五名,而且她也参加了这次考研,本着保护学校人才的想法,训导主任从一开始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道歉是应该的,处分就免了吧。”

“主任,这不合学校规章制度吧?”江若坚持不同意。

江若才说完,丁思琪见训导主任露出不悦的神情,她抓住机会,拼命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兮兮道:“主任,请你不要给我处分,我……我给江若同学下跪道歉都成,我爸常年卧病在床,我妈为了供我上学,每天早上五点就出去摆摊挣钱,我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如果这次我考研失败了,我爸妈会很伤心的……主任……我……我这就给江若下跪!”

说完,丁思琪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江若面前,“江若,对不起对不起,我求你原谅我吧,我不能失去这次考研的机会啊……”

好一招以弱凌强,这是谢雨霏惯用的伎俩,丁思琪现学现用,一点儿都不输谢雨霏。

训导主任被感动的不行,当下转而维护丁思琪:“好了,丁思琪同学,你快起来,就按我说的,这件事到此为止,都回去上课吧。”

“主任……”

“够了江若,得饶人处且饶人!”训导主任厉声打断江若。

丁思琪抽抽嗒嗒的站起身来,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这下连当众道歉的都省了,江若这个受害者半点便宜没捞着,反而在训导主任这里留下心胸狭隘的印象。

“那,主任,我还有课,就先走了。”

丁思琪说完,昂首挺胸从江若面前走过,可才拉开门,她顿时就傻眼了:“爸,妈,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训导处门口,莫允笙带着丁思琪的父母站在门外。

丁思琪的父亲身高体壮,半点都不像常年卧病在床的人。

而丁思琪的母亲,一身职业装,妆容精致,也不像凌晨五点就起来摆摊的小贩。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