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人不如狼系列

贺老爷子被孙子气得直吹胡子瞪眼睛。老太太忙劝老爷子:“好了,孙子的身体才明显好转,你就切记和他斤斤计较了,想来都怪你,要也不是你在他陷入昏迷时,乱对媒体说要把家业交到庭昊承继,老太太忙劝老爷子:“好了,孙子的身体才好转,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说来都怪你,要不是你在他昏迷时,乱对媒体说要把家业交给庭昊继承,他也不会亲自跑墨山县这一趟。”。...

贺老爷子被孙子气得直吹胡子瞪眼。

老太太忙劝老爷子:“好了,孙子的身体才好转,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说来都怪你,要不是你在他昏迷时,乱对媒体说要把家业交给庭昊继承,他也不会亲自跑墨山县这一趟。”

“我那时候是为了稳定军心,他倒好,随随便便就捐了条上百亿的高速公路,当我们贺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老爷子说完,瞪了眼江若怀里的恺撒一眼。

老太太不以为然:“我们贺家的钱都是寒天挣的,一条路怎么了,他就是捐座城也没关系。”

“你……你就纵着他吧!”老爷子无奈叹气。

豪门里的关系向来复杂,贺寒天和他表弟宁庭昊的关系到底如何,江若没多想。

总之,恺撒能留在星海澜山就好。

身为贺太太,江若在星海澜山都没自己的房间,可因为贺寒天一句“恺撒是我的宠物”,周管家就在二楼贺寒天的卧室旁给恺撒安排了一个房间。

狗窝,狗粮什么的,很快就让人送来了,还专门让两个佣人侍候它。

看着恺撒的豪宅,江若真正体会到什么人不如狗……不,是人不如狼。

明天周一早上考研考试,江若给贺寒天施针后,在书房温书,因为墨山县之行累坏了,她什么时候在沙发上睡着的都不知道。

一觉无梦到天明,感觉鼻尖突然发痒,她睁眼一看,已经天亮了,恺撒趴在她的胸口上,毛绒绒的耳朵蹭在她的脸上。

“恺撒,你怎么进来了?”江若坐起身来,笑着抱起恺撒,昨天佣人给它洗过澡了,还请来兽医给它打了疫苗。

好在恺撒还很小,兽医只当它是只哈士奇幼犬,没发现它其实是只狼。

脸色黑如锅底的贺寒天突然出现在书房门口。

江若吓了一跳。

一大早的,谁惹着他了?

“早安……”江若怯怯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后,把恺撒放在地上就逃去卫生间洗漱了。

下楼时,看到卧房的红木门下面被挠出好多爪痕,她这才知道贺寒天黑脸原因了。

昨晚她睡的太死,没听见恺撒挠门。

贺寒天一定是被恺撒吵的睡不着,这才开门把它放进来的。

早餐桌上,贺老太太看着四处撒欢奔跑的恺撒,皱眉同贺寒天说:“寒天,我怎么觉得恺撒不像狗呀,狗哪有这么小就这么野的啊?”

下楼没十分钟,恺撒就把欧式的真皮沙发挠破了。

有贺寒天这么个主人,佣人们也不敢教训它。

见恺撒跳到另一个沙发上又开挠,江若大声训它:“恺撒!”

贺老太太爱屋及乌,当下就吼她:“你凶什么,吓着恺撒了!你这女人真恶毒,你是想把恺撒吓出个好歹让寒天难过吗?”

“我……”江若转头看向看报纸的贺寒天,他好像事不关己一样,“我没有……”

恺撒的主人是她好不好,在墨山县时,恺撒明明很听她的话的,这一到星海澜山,它被全家宠得无法无天了,哼,都怪贺寒天鸠占鹊巢!

在恺撒不知死活的挠花了贺寒天锃亮的皮鞋尖时,他终于有了反应:“周管家,把恺撒养在屋外,不让它随便进家来破坏。”

“是,孙少爷。”周管家立刻吩咐佣人来把恺撒带出去。

江若暗里松了口气,恺撒离人越远,它是狼的事就能晚点被发现,她希望,恺撒至少能在星海澜山呆三个月,等过了三个月,把它送回山林,或是送去野生动物园都行。

吃过早餐,江若刚要出门,就听见老太太吩咐周管家:“周管家,从今天起,你负责按时接送江若上下学。”

江若一愣,忙拒绝老太太的好意:“不用了,谢谢……奶奶。”

老太太一脸强硬,“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寒天!”

江若这才明白,老太太为了杜绝她晚归,这才派周管家接送她的。

周管家的车看上去极为平民,她想着出入医学院应该没什么。

把江若送到学校门口后,周管家下车来给江若拉开车门,“孙少奶奶慢走。”

“谢谢周管家。”看着头发花白可以当自己爷爷的周管家以后每天都要辛苦接送自己,江若颇为过意不去。

看着周管家扶着后腰,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江若忙扶住他的胳膊问他:“周管家,您没事吧?”

周管家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腰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江若忙道:“那等我放学后,我给您施施针,保准针到病除。”

对于腰疼这样的小毛病,“达摩十八针”再有效不过了。

周管家和蔼的笑了笑:“那我就先谢过孙少奶奶了。”

“周管家不用跟我客气。”江若明媚一笑,就进了校园,全然没发现她刚刚搀扶周管家时被人拍下了照片。

在考研考试开始前,江若遇到同样参加考试的楚宁,那天她说不了话,今天这声谢谢说的迟了些,“楚宁,谢谢你,上周五要不是你带着保安返回来,我就冻死在冷冻室里了。”

楚宁微微一笑,“不客气,应该的,只是江若,那天你和丁思琪一起推大体老师去冷冻室,怎么你被关在里面,丁思琪却没被关呢?”

不用楚宁提醒,江若也知道真相,事情虽然过去了,可不代表她不打算追究。

这一次,江若决定不会再忍,而且,她已经想好要怎么“回敬”丁思琪和谢雨霏了,“这事不急,等考完试再说。”

刚说完,江若就看到丁思琪和谢雨霏走了过来。

她的目光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来。

看到江若安然无恙,丁思琪轻声嘀咕:“被关在冷冻室那么长时间,她怎么没病啊,竟然还能来考试?”

谢雨霏轻叹:“谁让你心软来着,我说关她三个小时吧,你当时还担心她会被冻死。”

走到门口后,丁思琪上前一步,自信斐然:“江若,楚宁,虽然你们成绩好,但这次考研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把人命当儿戏的人没资格成为医生,更不能留校为人师表。

所以,即便丁思琪今天能考第一名,江若也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落在她&脚尖的

    江若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眼泪一滴滴落在她脚尖的地上。

    2021-05-09 10:00:07详情点赞(0)回复(0)
  • 永远都&全家洗

    在这个家里,哥哥即便再顽劣败家永远都是宝,可她呢,哪怕从记事起就给全家洗衣做饭,在校成绩优异,她处处优秀,处处讨好,可在妈妈心里,她就只配当根草。

    2021-05-09 01:50: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烨的公&,她以

    到了贺烨的公寓门口,江若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她以为贺烨还在睡,就拿出他之前给她的备份钥匙打开了门。

    2021-05-08 09:57:50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若&容怕她

    “江若,你不许走!江若!”秦姿容怕她一去不回,忙追出门去。

    2021-05-09 07:10: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不定

    “爸爸……对,我要救爸爸……”江若想起男朋友贺烨是贺寒天的堂弟,他说不定能帮自己救出父亲和哥哥。

    2021-05-09 06:14:51详情点赞(0)回复(0)
  • 用。如&病秧子

    江若七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左腿留下了残疾,从那以后,秦姿容更是觉得她没用。如今能把江若嫁入豪门,她哪还管对方是个病秧子还是个白头翁啊。

    2021-05-09 05:23: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若&一眼。

    车子开走了,母亲在后面破口大骂,江若头没有回头看一眼。

    2021-05-10 03:30: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什么现&究贺家

    江若满腹委屈,她自小就知道,妈妈心里只有哥哥江源,可把爸爸推荐给有心脏病的贺寒天当主治医生的是江源,凭什么现在贺寒天病危昏迷追究贺家扣留了江源,就把她推出去换江源呀?

    2021-05-10 08:32:2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