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贺寒天,你不得好死!

“拿我太太换二十分钟也不行啊吗?”贺寒天伸出手绕到江若面前,抬她的下巴,“你瞧,我太太但是个大美人。”江若突然就明白了了贺寒天打得是什么主意,她浑身一颤,眼里写满不敢江若突然就明白了贺寒天打的是什么主意,她浑身一颤,眼里写满不敢置信。。...

“拿我太太换十分钟也不行吗?”贺寒天伸手绕到江若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你瞧,我太太可是个大美人。”

江若突然就明白了贺寒天打的是什么主意,她浑身一颤,眼里写满不敢置信。

他这是要借着瘴气的迷情,把她送给杀手换他一个逃跑机会。

贺寒天残暴不仁,江若早就知道,可她从未想过,他会是个禽兽!

杀手的眼神从贺寒天的脸上移到江若的脸上,渐渐变得贪婪无耻起来,“贺寒天的女人,我还真想试试。”

江若全身的血液顿时逆流,她转头望着贺寒天,泪汪汪的摇头,“不……不要,贺寒天,我求你了……我宁愿死……”

“可我不想你死。”他说的极为小声,只有她能听见。

就在江若还想哀求他时,他的另一只手猛地拉开她裙子背后的拉链。

下一秒,江若白皙的锁骨、光洁秀气的肩膀露在了外面。

江若紧紧捂着还要往下掉的裙子,哭着哀求,“贺寒天……我求你了!不要把我给他,求你了……”

她拼命的挣扎想要逃,可身后的贺寒天牢牢的控制她。

眼睁睁看着杀手一步步走了过来,她像只待宰的羔羊,逃无可逃。

看着女孩惊恐却清纯动人的面容,杀手的眼神再也没有从她身上挪开过。

美色当前,加上瘴气迷情,杀手已经开始迷失了自己,可他也不傻,手里的枪一直指着贺寒天。

“如何,成交吗?”贺寒天把江若推向前一步,一双鹰眼犀利地盯着杀手。

江若转头恨恨地瞪向贺寒天,咬牙切齿:“贺寒天,你不得好死!”

女孩生气发怒时,更是激发了男人想驯服她的欲望。

杀手拿着枪的手才微微颤抖了一下,就被贺寒天立刻察觉。

贺寒天又把江若推上前一步,这一次,她和杀手近在咫尺。

“要不你先亲亲她看看,看她值不值十分钟?”

说完,贺寒天的手抓住江若的头发,逼迫她抬起头来。

看着杀手越来越近的面容,江若泪流满面,“不……不要……”

女孩落泪的样子彻底激发了杀手的兽性,他一把抱住她,张嘴就要往她的脖颈上吻去。

“不!”江若闭上眼,绝望的大喊出声。

就在杀手的嘴唇就要碰到江若的肌扶时,他的脖颈动脉处猛地被扎入一根硬物。

鲜血顿时溅了江若一脸。

杀手捂着鲜血不断涌出的脖颈瞪着贺寒天。

他握着手枪的手才抬起,就被贺寒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枪并一脚踢倒在地。

江若睁开眼看去,见自己腰间皮包里的三菱针插在了凶手的脖颈上。

贺寒天好快的手脚,她离他那么近,连他什么时候拿走三棱针的都没发现。

“这瘴气还真是厉害。”贺寒天说着,一脚脚踩在凶手的胸口上,用枪指着他的头,浑身的气势犹如来自地狱的阎王:“说,谁派你们来的?”

因为受伤,疼痛让杀手清醒了过来,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丧失心智是因为中了瘴气,难怪,他们一行人才进这片丛林没多久,就感觉浑身燥热无比。

在贺寒天逼问杀手的时候,江若忙把裙子穿好,退靠在岩石下,一心只想离贺寒天远远的。

因为失血过多,杀手浑身抽搐着,他瞪着贺寒天,视死如归:“要杀就杀!”

贺寒天嘴角抽了抽,“这片丛林深不可测,想来野兽一定不少,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这里等着血流干给野兽裹腹,要么,我让我太太给你止血包扎,她可是个神医。”

杀手冷笑:“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贺寒天转身看向江若:“过来给她扎针止血。”

惊魂未定的江若一动不动。

“砰!”

贺寒天一枪打在她身旁的岩石上。

江若吓得闭上了眼,最终在他冷厉的眼神下,万般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在江若给杀手施了两针后,杀手的血就暂时止住了。

本着医者仁心,江若劝杀手:“你就告诉他吧,只要你伤口上的三菱针不拔出来,你还有机会活命的。”

杀手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江若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真不知道,在你们这些人眼里,人命算什么?”

贺寒天为了活命视别人的命如草芥,这杀手为了任务全然不顾自己的命,在江若看来,他们都是疯子。

杀手看看江若,再看看贺寒天,终究还是松口了:“是……是莫家,莫长河派我们来的。”

贺寒天点了点头,眼里满是恨意,“好,好一个莫家。”

说完,他眼里闪过一丝狠绝,随即蹲下来抽掉杀手脖颈上的三棱针。

杀手动脉里的血顿时像喷泉似的喷了出来。

江若本能的扑上去要救人,可贺寒天拦腰一把将她抱住。

“贺寒天,你放开我,你让我救他,贺寒天!”江若拼命的挣扎着,在她成功推开贺寒天时,地上的杀手已经停止抽搐了。

江若连忙扑过去探他的鼻息,已经晚了,他已经死了。

她瘫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贺寒天从杀手身上搜出剩下的子弹和一部手机。

他用抬起杀手的手指纹解锁手机后,手机虽然没信号,但指南针能用。

见江若还呆呆地看着地上的杀手,他沉声嘲讽:“别圣母了,走吧,北方在这边。”

“圣母……”江若冷笑,站起身,恨恨地盯着贺寒天冷漠的面容。“我不是圣母,我知道他该死,可他不应该死在你手上,他犯了法,应该由法律处置!”

她怒道,瞪圆的双眼一片水润。

贺寒天伸手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字字铿锵:“在洛城,我就是最大的法!”

说完,他把她推上前,逼迫她跟着他一起朝北方走去。

走了一个多小时候后,江若感觉空气清新了不少,而且,丛林中出现了鸟叫声,这意味着,他们成功走出瘴气丛林了

江若停下脚步,告诉贺寒天这一消息。

疲惫不堪的贺寒天捂着胸口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再次拿出手机,可手机还是没信号。

瞥了眼旁边的江若,他颐指气使道:“去给我弄点水来。”

江若冷冷看向他干裂的嘴唇,迟迟不动身:“之前你还拿矿泉水洗手,怎么,现在知道水的珍贵了?”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