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帅的让人想就地扑倒他

墨山县是洛城最贫困家庭的地区。洛城但是听上来是座城市,可实际上,归洛城管辖范围的范围很广。南边海岸的五个城市,北边绵延数千公里的山区,都都属于洛城直辖区。以洛城高塔为中心,洛城虽然听上去是座城市,可实际上,归洛城管辖的范围很广。。...

墨山县是洛城最贫困的地区。

洛城虽然听上去是座城市,可实际上,归洛城管辖的范围很广。

南边海岸的五个城市,北边延绵数千公里的山区,都属于洛城直辖。

以洛城高塔为中心,高塔以南是富人区,高塔以北,除了跟随莫家的那些豪门望族,其余的人有一大半是住在贫民窟。

墨山县位属洛城的最北边,与临国接壤,是洛城最穷,地势最险的地方。

除了路不好走,山里有不少地方常年被瘴气笼罩,没瘴气的地方由于生态过于好,时常发生野兽攻击人事件。

这样地方本不能住人的,可是离开土地和山林,受教育程度低的墨山县人根本就不能生存。

车子颠簸许久后,江若看了眼已经睡了快一个小时的贺寒天,敲了敲隔板,压低声音:“袁助理,我们离墨山县小学还有多远?”

以贺寒天的身体状况,催眠针每天只能施一次,一次只能管一个小时,贺寒天很快就要醒了,江若想最好离目的地不远了,不然接下来的路程,他一样还会遭罪。

袁斌回:“再半个小时就到了。

江若微微松了口气,车子突然停了,她忙问:“怎么了?”

袁斌放下隔板告诉江若:“前面开路的车突然停,我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说完,他下车小跑去前面查看。

没一会儿,袁斌返回来:“江小姐,前面山体滑坡路被埋了,清理路面要点时间,我们原地休息一会儿吧。”

江若点了点头。

贺寒天一直紧紧抱着她的腰,她热得难受,就打开车门透气,这才看到,车队停半山腰的公路上,右边是高耸入云的山林,左边是雾气缭绕的峡谷。

袁斌递给江若一瓶水。

江若接过,刚要拧开,就见枕在她腿上的贺寒天醒了。

见自己靠在江若的腿上,双手还搂着她的腰,贺寒天脸色一变,当下放开她坐起身来。

见男人的脸色阴沉到极点,只差在脸上写“嫌弃”两个大字了,江若忙解释:“贺少,袁助理可以作证,不是我要占你便宜,是你自己倒在我腿上的,我又不能叫醒你……”

瞥了眼女孩诚惶诚恐的样子,贺寒天冷声对车外的袁斌道:“还有多久能到,我要洗澡。”

江若气不打一出来,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他抱了那么久还没说什么呢,他倒好,像是抱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要洗澡?哼,他怎么不剁手啊他?!

袁斌看了江若一眼,回主子的话:“贺总,本来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了,可前面的路被堵了,在清理路面,估计要等半个小时才能出发。”

呵呵,某人的澡暂时还洗不了。

江若下了车,面对深不见底的峡谷伸了个懒腰,然后才要拧开那瓶水。

瓶盖好紧,她使出吃奶的劲也拧不开。

袁斌看到,伸手拿过她的水帮她拧开。

江若接过,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谢谢袁助理。”

袁斌微微一愣,之前他只觉得江若长的清秀,可她今天穿了这条高订的裙子,再这么一笑,简直美的动人心魄。

就在袁斌看着江若发愣之时,贺寒天冷不丁的下车一把拿过江若的还没来得及喝的水倒在自己的左手上。

洗完左手,他又洗右手,一瓶水,用的一滴都不剩。

江若敢怒不敢言,只好去车上另外拿一瓶水。

袁斌看着阴沉着脸的主子,没再帮江若拧瓶盖,而是借口说去看路面清理状况快速走开了。

整个车队,江若只认识袁斌和贺寒天,袁斌一走,她和贺寒天独处的气氛陡然降到冰点。

贺寒天不待见她,她也不想搭理贺寒天,无聊之下,她站在路边,伸头往峡谷里面望。

峡谷里深不见底,但能听到水流湍急的声音,想来下面一定有条河。

看着下面丛林里的浓雾,江若若有所思。

那些究竟是雾呢,还是素姨之前说的能令人产生幻觉,甚至迷失心智的瘴气啊?

“轰隆!”

突然,身后的山上传来巨大的声响。

江若转头一看,她和贺寒天所乘的路虎车上方,一块巨石从山上滚了下来。

“贺总!”

不远处的袁斌不顾一切的奔过来想救贺寒天,可已经来不及了。

大石砰地一声撞翻路虎车,惊呆的江若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被贺寒天抱住扑倒在路边。

好险,要不是贺寒天,她这会儿一定被车子压成肉饼。

本以为危险到此为止,哪知,“哗啦”一声,更多的石头从山上滚了下来。

“贺总,危险!”

袁斌和其他人想过来救贺寒天和江若,可他们所在的地方也有石头滚下,他们自保都来不及。

就在江若以为她和贺寒天要这么抱在一起被乱石埋骨时,贺寒天抱着她翻滚下了公路。

伴随江若的尖叫,两人滚入峡谷的丛林深处。

那些石头跟着他们一同滚入峡谷后,山上再无动静,袁斌和一众保镖忙跑过来。

“贺总!江小姐!”

袁斌朝峡谷里大喊,可回答他的只有回音。

峡谷越往下,坡势越陡,这么一直不停的往下滚,江若感觉自己浑身都快散架了。

关键是贺寒天还很重,每次换他在上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压移位了。

又一轮的翻滚下,江若的背部猛地撞在一棵树干上,她疼得连声音都叫不出来。

好在的是,那颗树把她和贺寒天挡了下来。

江若的后背疼得厉害,缓过来后,她问紧紧抱住他的贺寒天:“……贺少,你还好吗?”

“我还好……”贺寒天望着满头都是枯枝腐叶的江若,呼吸急促,脸色十分难看。

江若艰难地吸了一口气,“我不好……快被你压死了……”

贺寒天连忙起身,江若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起来,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后,她揉了揉后背,爬了起来。

见贺寒天紧捂着胸口,她忙扶他坐下来,“心绞痛又犯了是不是?你慢慢的,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贺寒天按她的节奏呼吸着,心跳慢慢平稳了下来。

江若给他把了脉之后,拿出自己别在裙子腰带上的小皮包打开,里面装有素姨送她那套扎穴的金针,还有两根放血的三菱针。

“还好金针没掉,不然就麻烦了。”

她说着,拿出金针,沉着地给他施针。

真是不公平,她和贺寒天明明是一同滚下来的,她脸上被树枝划伤了好几道伤痕不说,右手的手臂上还划破好长一道口子,这会儿火辣辣的疼。

可贺寒天的好皮囊却半点损伤都没有,只有发型凌乱了些。

施完针后,贺寒天原地休息,等待心绞痛的症状完全消除。

江若的手机放在车上,而贺寒天的手机在滚下来的途中不知掉哪里了。

在救援赶到之前,贺寒天说原地等待。

江若坐在一旁愁眉不展,突然,她发现贺寒天在定定看着自己,且眼神全无之前的嫌弃与厌恶。

不知怎的,才对上他漆黑的双眸,她就被吸引着,同样深情缱绻地看着他。

看着看着,江若的双手情不自禁托起下巴,一脸花痴不说,还恶胆从边生。

啊,贺寒天好帅呀,帅的让人想就地扑倒他。

就在江若双眼迷离地看着贺寒天的盛世美颜时,他突然抬手按住她的后脑,随即,狂热的吻落在她的唇上、脸上、颈上……

此刻的贺寒天就像一头公兽,而江若无疑是他看中的母兽。

亲吻不过瘾,他猛地把她扑倒在地。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办?江&恶狠狠

    “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2021-05-05 11:10:4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娇嗔&厌……

    客厅没人,见卧室的门虚掩着,江若刚走过去,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娇嗔:“讨厌……这样很疼的……啊……”

    2021-05-04 10:05: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你&福气。

    见江若不松口,秦姿容变了个脸,语重心长起来,“若若啊,妈也是为了你好,我们家家世不好,你……你又是个瘸子,能嫁给贺寒天那种人物,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2021-05-07 11:2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楼梯&用。如

    江若七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左腿留下了残疾,从那以后,秦姿容更是觉得她没用。如今能把江若嫁入豪门,她哪还管对方是个病秧子还是个白头翁啊。

    2021-05-05 08:59: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他快&你让我

    江若噙着泪大吼:“可他快死了!而且全洛城的人都知道他残暴不仁,杀人如麻,你让我嫁给他,你有想过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2021-05-05 10:06: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家&容一耳

    一大早,江家的客厅,江若的话音才落,就被母亲秦姿容一耳光打在脸上。

    2021-05-06 09:10: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若&钥匙打

    到了贺烨的公寓门口,江若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她以为贺烨还在睡,就拿出他之前给她的备份钥匙打开了门。

    2021-05-05 02:04: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疼江若&,可她

    这个家里,最疼江若的就是父亲了,江若可以不管哥哥,可她不能不管爸爸。

    2021-05-06 11:34: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