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被他抱过的腰还能留吗

“好,那我等你还钱。”意料江若的意料,贺寒天答应下来的很痛快,“复婚也也可以,只要你你治好我。”江若长长的松了口气,在她准备好站出来时,膝盖才离开了地板,就被贺寒天放到她肩江若长长的松了口气,在她准备站起来时,膝盖才离开地板,就被贺寒天放在她肩膀的手一把按跪回去。。...

“好,那我等你还钱。”出乎江若的意料,贺寒天答应的很爽快,“离婚也可以,只要你治好我。”

江若长长的松了口气,在她准备站起来时,膝盖才离开地板,就被贺寒天放在她肩膀的手一把按跪回去。

他居高临下,像俯视蝼蚁一般俯视她:“没还钱之前,你还是这待遇,贺太太。”

说完,他抬脚上床,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江若跪在地上,眼泪不争气的涌出眼眶,她抬手用力擦掉,之后,再没让眼泪流出来。

之前就有点感冒了,在冷冻室呆了那么长时间,前半夜,她感觉热,虚汗都浸透了身上的T恤,后半夜,她觉得冷,像在冰天雪地似的。

她撑不住,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嘴里不停的呢喃:“好冷……妈妈……我好冷……你抱抱我……抱抱我……”

大约是梦里的妈妈听到她的祈求了,很快,她感觉自己被温暖包围,她紧紧抱着双臂,贪婪度吸收着周围的温暖,终于,她离开了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

江若是被阳光刺醒的,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身上盖着的是贺寒天床上的被子。

她愣住了:昨晚贺寒天把他的被子给了她?

“糟糕,我要迟到!”回过神来后,江若发现自己能说话了,她猛地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房门推开,一名女佣捧着套衣服走了进来,“孙少奶奶,袁助理让我来告诉你,这个周末,孙少爷要去山区参加一个慈善活动,让你务必陪同,这是袁助理给你准备的衣服,其他行李,已经准备好放进车里了。”

听女佣这么一说,江若提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周末不用上学,她这些天过的连日子都记不清了。

江若连忙起身,“好,麻烦你去告诉袁助理,我半个小时就准备好了。”

“是。”女佣把衣服放在沙发上,撸起地上的被子就要离去。

江若疑惑:“这被子是要拿去洗吗?”

明明还很干净,洁白如新,上面还有一股清冽的淡香,像是男人须后水的味道。

女佣回:“不是拿去洗,是拿去扔,是孙少爷吩咐的。”

因为她盖过了,所以就要扔,很明显的嫌弃啊。

江若脸上讪了讪,道:“别扔,到了冬天给我盖。”

这是她盖过最柔软、最温暖的被子,多亏了它,她才能熬过昨晚。

女佣一愣,随即点头:“好的,那我给你放在库房里,回头入冬给你换上。”

“谢谢。”

江若感激一笑。

女佣离去后,江若快速洗漱,换上衣服。

袁斌还挺会选,这条黑色连衣裙虽然中规中矩,但穿在她身上,跟贺寒天身后那群西装革领的精英们站在一起,她显得也成了他们中的一份子。

因为是去最南边的山区小学慰问,那里常年雾罩,直升机飞不进山里,只能坐车去。

随从保镖,十几号人,加上捐献的物资,一行车队,有八辆车。

江若和贺寒天坐在一辆路虎车的后排,袁斌负责开车。

出城后,进山的公路崎岖蜿蜒,贺寒天靠着车门,单手撑着头,貌似在看窗外的风景,但江若知道,他不太舒服。

江若不明白贺寒天身体这么差,为什么还要大老远的去做慈善。

直到袁斌开口:“贺总放心,这次活动全程直播,只有您出现在直播里,您病危贺氏集团要易主的谣传就会不攻而破。”

因为前几天,贺寒天病危,有心人炒作,说贺氏集团即将被老爷子的外孙宁庭昊接管。

宁庭昊把自家的公司都快管理倒闭了,贺氏集团落在他手上,早晚也会落败,一时间,贺氏集团股价猛跌。

为了辟谣,贺寒天这才让袁斌策划这次的慈善活动。

本来在市区某个酒会露个脸就可以了,但贺寒天一向要求事半功倍,既然他都露脸了,那么,他此举不光要攻破谣言,还要进一步塑造贺氏集团的形象。

江若对这样的慈善目的不以苟同,但那些山区的孩子能因此受到帮助,也是件好事。

山路颠簸难行,才进山不到半小时,江若就感觉晕车了,她看向贺寒天,他脸色苍白,眉头紧锁,看着比她还难受。

江若忙开口:“袁助理,靠边停车!”

袁斌忙靠边停下车来,后面跟着的车队也停了下来。

江若打开车门,让空气流通,给他把脉后,她拿出金针给他施了两针,接着给他按摩头部,他脸色这才好转。

袁斌松了口气:“还好江小姐跟来了,不然……哎……”

江若扶贺寒天靠在椅背上后,告诉袁斌:“问题不大,只是晕车,我给他施了催眠针,他睡一会儿就会好的,你开车慢一点。”

“好。”

袁斌关好车门,上了车发动车子。

江若也给自己施针缓解了晕车的症状,这才不感觉胸闷想吐。

即便袁斌放慢车速,可车子还是颠簸不停,睡着的贺寒天左右摇晃着的,在车子碾过一块大石头时,他上半身一偏,软软地倒靠在江若的大腿上。

“贺……”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男人如此亲密。

他的头就枕在她的双腿上,微沉,温暖。

见他没醒,江若只好打消扶起他的念头。

车子还在颠簸,他枕在她腿上的头晃动不停,见他蹙眉,江若伸出手,轻轻捧住他头,不让他晃得难受。

睡了一会儿,他翻了过身,双手环上她的腰,把脸贴在她平躺的小腹上。

江若脸红得都快滴下血来了,一颗心砰砰乱撞,都快撞出胸腔了。

前面开车的袁斌在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伸手按下前排和后排之间的挡板。

他以为这样江若就不难堪了,哪知江若暗里责备他多事,这么一来,不是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本以为贺寒天这么抱她一会儿就会放开了,哪知车子再次颠簸,他反而抱得更紧了,江若只好弓着背,以此让小腹远离他灼热的呼吸。

她盖过的被子他都嫌弃要扔,他醒来后,不知道会不会恨得想砍掉自己的双手和头。

转而想想他应该不会那么做,倒是把她腰斩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