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良心不会痛吗

她一动不动他望着贺寒天,一双小鹿眼水雾氤氲,说不出的无可奈何和辛酸。袁斌看不一直这样了,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张口:“贺总,江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她被人关在了学校的冷冻室了。”难袁斌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贺总,江小姐不是故意的,她被人关在了学校的冷冻室了。”。...

她一动不动地望着贺寒天,一双小鹿眼水雾氤氲,说不出的无奈和心酸。

袁斌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贺总,江小姐不是故意的,她被人关在了学校的冷冻室了。”

难怪,刚才他的手碰到她脖颈的那一刻,感觉冰凉无比。

贺寒天松开了手,沉声低喝:“滚。”

江若是想滚来着,最好滚的越远越好,可上楼来看望孙子的贺老太太却说:“让她滚那是便宜她了,今晚就罚她跪在你床边侍候你,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晚归。”

贺寒天因为差点犯病,没精力理会怎么处罚江若,他躺回床上闭上了眼。

江若不等老太太发话,就自觉地跪在贺寒天的床边。

老太太叮嘱身边的一个年轻女佣:“欢欢,你留下来给我盯着她,不准她起来。”

“是,老太太。”叫欢欢的女佣看着江若,嘴角讥讽地扬了扬。

“老太太……”

袁斌刚开口,就被贺老太太厉声打断:“谁要替她求情,就一起跪!”

床上的贺寒天悠悠开口:“你们还打算在我房里闹多久?”

贺老太太顿时一脸慈爱:“好了好了,奶奶这就走,寒天你别生气……”

贺家二老和袁斌走出房间后,欢欢殷勤地上前给贺寒天掖被子,她的手才碰到被子,就迎上贺寒天冷若冰霜的双眸。

欢欢壮着胆,含情脉脉一笑:“孙少爷,您好好休息,我好好照顾您的。”

在江若进门之前,整个星海澜山都知道老太太身边的女佣欢欢对贺寒天有意思。

全家上下几十个女佣,就她提起江若时,总是称为“那个瘸子”。

如今当着贺寒天的面,她也不称江若为“孙少奶奶”,可见她有多看不起江若。

贺寒天突然大声开口:“袁斌,我房间里很臭!”

臭?

门外的袁斌忙开门进来,才靠近欢欢,他立刻就明白主子的意思了。

主子向来不喜欢香水味,这个欢欢不知道喷了多少香水,她才呆这么一小会儿,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子浓烈的香味。

“欢欢,你出去吧,这里有孙少奶奶就行了。”袁斌说道,语气还算客气。

好不容易能照顾贺寒天过夜,欢欢不想走:“袁助理,我没法向老太太交代啊。”

“砰!”

一声枪响,袁斌别开头叹了口气。

惊呆的欢欢半晌后低头一看,自己脚边的地板上多了个枪孔。

贺寒天放下手枪,冷厉地盯着欢欢。

这次欢欢什么都没说,她颤抖着双腿走出了房间,在下楼时,她没忍住,失禁了。

刚才那一声枪响,贺家上下无人没被吓了一跳,唯有跪在地上的江若一动不动,甚至连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

袁斌意外地看着她。

这还是之前那个在医院被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江若吗?

贺寒天瞥了一眼江若,对袁斌道:“你也出去吧。”

“是。”

袁斌退出房间。

房间顿时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过了好一会儿,贺寒天淡淡地开口:“怎么,被吓傻了?”

江若声线平平地回答:“不是,是麻木了。”

经过被谭景悠灌药一事,江若觉得,能死在贺寒天枪下,也是一种痛快。

贺寒天微微侧头看向她,“你现在是不是后悔那天晚上救醒我了?”

江若抬起头来,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做任何准备就直视贺寒天的双眸:“医生治病救人,是不会后悔的,而且,救醒你,保住我爸爸和哥哥,三条命,是我赚了。”

贺寒天嘴角扬了扬,看江若的眼神透着玩味,“别太乐观,我一天不痊愈,你和你的家人就一天都别想解脱。”

说着,他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声音也咄咄逼人,“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坦白,达摩十八针,你到底会多少?”

江若就知道,自己的谎言早晚会被戳穿,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再继续骗贺寒天,他也不见得会相信她,索性坦白了,要杀要剐随他。

深吸了口气后,江若抬头挺胸,神情视死如归:“我只会一半,后九针失传了,连我师父都不会,但光靠这一半,我也能保你活过一年,至于贺少要活一个月,还是一年,就自己选吧。”

说完,江若一眨不眨地看着贺寒天渐渐危险起来的双眸,双手不自觉地紧紧攥着裤子。

她一直在强撑,只是没表现在脸上罢了。

好在,这个选择题一点都不难,贺寒天很快就做出了选择:“那后九针有没有找到的可能?”

“有。”江若暗里松了口气,“我师父说那后九针的秘籍失传于临国的西南方,贺少不妨派人去找找看,或许能找到。”

这会儿身体完全缓过来后,贺寒天起身坐在床边,迥劲的大手抬起江若的下颚,一字一顿:“再让我发现你骗我,我保证,你连催吐的机会都没有。”

原来,她今天被谭景悠发难的事他全都知晓。

又或许,他早就知道谭景悠会找她麻烦,可他没有半点要插手管的意思。

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谭景悠不杀她,怎么折磨她都可以。

江若浑身一僵,委屈,愤怒,全在刹那间涌上心头。

“哼……”她冷笑,眼睛瞬间红了起来,“谭小姐那么对我,全因贺少演的好戏,贺少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吗?”

还是,你们这些人压根就没有良心?

在她的眼泪低落在他的虎口上时,贺寒天一把甩开她下颚,“少给我卖可怜,说吧,这次要多少钱,才能补偿你那颗受伤的心?”

江若觉得这男人就是个冷血动物,在他眼里,仿佛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

“我不要你的钱!”江若回头过来正视着他写满轻蔑的双眼:“相反,我家拿了贺老太太那两百万,我会尽快还上,然后,我要你答应我,以后你们贺家上下要把我当人看!我要上学也好,回家也好,不用征求你们的允许!如果可以,和我离婚!”

一口气把自己这两天来的憋屈吐出来后,江若心里畅快多了。

在冷冻室时她想清楚了,如果能活着出去,她一定要按自己的意愿活一次,哪怕是豁出这条命。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爸爸&友贺烨

    “爸爸……对,我要救爸爸……”江若想起男朋友贺烨是贺寒天的堂弟,他说不定能帮自己救出父亲和哥哥。

    2021-05-07 07:5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膝盖&上的双

    江若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眼泪一滴滴落在她脚尖的地上。

    2021-05-06 01:17: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他&她接受

    虽然贺烨记不得十五年前那件事了,可他追了她半个学期,可见他是真心爱她的,她接受了贺烨的追求,成了他的女朋友,如今更不可能嫁给他堂哥贺寒天了。

    2021-05-06 07:51:47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若&一去不

    “江若,你不许走!江若!”秦姿容怕她一去不回,忙追出门去。

    2021-05-08 04:10: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死了!&!”

    江若噙着泪大吼:“可他快死了!而且全洛城的人都知道他残暴不仁,杀人如麻,你让我嫁给他,你有想过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2021-05-06 01:5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嫁人&爱的人

    别的事她可以妥协,可嫁人这件事,她一定要嫁给自己爱的人才行。

    2021-05-07 10:08: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烨十五

    贺烨就是她爱的那个人,她等了贺烨十五年,直到上周,她才发现他手臂上那道伤疤确定他的身份。

    2021-05-06 03:10: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也是&子,能

    见江若不松口,秦姿容变了个脸,语重心长起来,“若若啊,妈也是为了你好,我们家家世不好,你……你又是个瘸子,能嫁给贺寒天那种人物,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2021-05-08 03:16:1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