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她不想这么活

冷冻室里,江若了没心思去想今天晚上不能够必须按时给贺寒天施针会正面临什么后果了。她现在的被冻得脸色乌青,浑身颤抖着,惟一想的是要活着离开了这里。时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的,江若就还她现在被冻得脸色乌青,浑身颤抖,唯一想的就是要活着离开这里。。...

冷冻室里,江若已经没心思去想今晚不能按时给贺寒天施针会面临什么后果了。

她现在被冻得脸色乌青,浑身颤抖,唯一想的就是要活着离开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若开始还能不停的小跑维持体内的温度。

这会儿,她双脚被冻得麻木,浑身也没力气了,只得抱着双臂蜷缩着坐靠在门上。

在发觉被关的那一刻,江若就知道是丁思琪故意整她,至于丁思琪是受谁的指使,她用脚指头都能猜到。

身体冷到一定极致时,她发现,脑子跟着也冷静到了一个新境界。

看着面前那五具尸体,江若突然觉得,她活了这二十二年,跟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她会吃喝拉撒。

在很多人眼里,她没脾气,没个性,可以搓扁揉圆。

她总以为,忍着就好了,可每次的忍让换来的都只是他们的变本加厉。

在家里,她忍着哥哥母亲,所以,落得个不如两百万的下场。

在学校,她忍着谢雨霏和丁思琪,最终男朋友被抢,自己被关在这个鬼地方。

在贺家,她忍着所有人,结果,今天差点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江若的意识开始模糊,她听见有个声音不停的在脑海里问她:“江若,再让你重活一次,你还会这样吗?还会吗?还会吗?……”

重活一次?

人能重活吗?

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死了就是死了,生命绝无第二次机会!

江若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她借着残留的的意识,抬手用力拍在了门上。

“砰……砰……砰……”

一下接着一下,一下比一下用力。

终于,外面传来声音:“谁啊,谁在里面?”

天黑尽后,两名保安照例巡逻校园,听到冷冻室从里面传来声响,两人面面相觑,吞了吞口水。

“该不会诈尸了吧?”其中年轻的那个保安说道。

另一个年长的抬手拍了他后脑勺一把,“这是医学院,凡事要讲科学!”

说完,两人怯怯拿着手电筒,猫着腰一步步地靠近冷冻室。

江若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她燃起斗志,爬起来加快速度拍打门。

“啊!诈尸啦!”年轻那个保安突然大叫一声,扭头就跑了。

剩下上年纪的那个保安,犹豫了一下,也转身跑了。

几乎每所校园都会流传那么几个鬼故事。

洛城医大也不例外,这冷冻室无疑就是他们本校鬼故事的发源地。

什么半夜大体老师披着白布四处游荡,什么学生半夜上厕所莫名其妙晕倒在冷冻室门口……

关于这间冷冻室的鬼故事层出不穷,如今里面真的传来动静,保安没被吓死,已经是胆大的了。

两名保安刚跑没一会儿,就猛地撞见一个一身白衣,长发飘飘的身影从教学楼大门闪了出来。

“啊,鬼呀!”年轻保安吓得手电筒都掉在地上。

好在那“鬼”忙出声:“我不是鬼,我是心外科系的学生,楚宁。”

追上来的另一名保安拿着手电筒一照,果然是个学生,他当下又给了同事后脑勺一巴掌,“就你这破胆,趁早别在医学院干了!”

年轻保安一脸无辜:“这次是我眼花了,可……可冷冻室那个敲门声分明就是诈尸了!”

楚宁一听,忙问:“冷冻室里有敲门声?”

“嗯……”年轻保安连连点头。

“快带我去看看,今天我们班最后一节课是解剖课,有个把大体老师送去冷冻室的同学一直没回来背书包,该不会是被困在里面了吧?”

楚宁一直在教室里温习,同班江若的书包放在她隔壁的桌子上,可人却一直没回来,她还奇怪平时上厕都要看书的江若怎么会忘记最重要的书包。

两名保安一听可能有学生被关在冷冻室里了,当下顾不得诈不诈尸的,立刻拿着手电筒和楚宁去冷冻室查看。

敲门声一直没断,直到两名保安砸开外面的挂锁拉开厚重的金属门,一个蜷缩成团的身体就倒了出来。

“江若!”楚宁一眼就认出了她。

在保安室喝了杯热水缓过来后,还说不了话的江若对保安和楚宁鞠躬以示感谢。

楚宁见她说不了话,没问她为什么会被关在冷冻室,而是先去教室把她的书包从教室里拿来,“江若,我送你宿舍吧。”

江若摇了摇头,她要尽快回贺家。

她在冷冻室足足被关了两个半小时。

现在八点过十分,已经过了给贺寒天扎针的时间。

手机上全是未接电话,一半是袁斌的,一半是她母亲秦姿容的。

不用说,一定是袁斌联系不上她就问江家要人,不然,对她从不过问的母亲也不会一口气打这么通电话给她。

回星海澜山的出租车上,江若给袁斌发了条信息:我被关在学校的冷冻室,刚出来,已经在回贺家的路上了。

袁斌只回了一个字:好。

想着给母亲发条报平安的信息,可想想,她不见得会担心自己,于是江若没发。

星海澜山的客厅,贺家二老在客厅焦急地徘徊着。

才见到江若,贺太太眼里满是愤怒,“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江若说出话来,无法解释,好在贺老爷子说给贺寒天施针要紧,要她快上楼去,别再耽搁了。

江若这才脱身上楼去。

贺寒天已经出现心绞痛的症状了。

袁斌看到她,像看到救星似的,“江小姐,你快点给贺总扎针吧,他现在很难受!”

江若点了点头,因为挨冻两个小时,她施针时,右手捏针,左手紧紧握住右手的手腕,这才能勉强不让手颤抖。

施完针,贺寒天的心绞痛消失,他坐起身冷冷地盯着江若,“怎么,贺太太是要我把你父母接来,才会把我的病认真放在心上吗?”

江若想解释,可她连起码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贺寒天浑身的戾气越来越骇人,见江若沉默不语,他更是不耐烦,当下就抬手一把掐住她的脖颈,“你是哑巴了吗?”

江若这一次没有反抗,没有恳求,她甚至希望贺寒天掐死她算了,那样,她就能理直气壮的解脱了。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妈也是&种人物

    见江若不松口,秦姿容变了个脸,语重心长起来,“若若啊,妈也是为了你好,我们家家世不好,你……你又是个瘸子,能嫁给贺寒天那种人物,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2021-05-13 05:5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若噙&道他残

    江若噙着泪大吼:“可他快死了!而且全洛城的人都知道他残暴不仁,杀人如麻,你让我嫁给他,你有想过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2021-05-12 05:56:27详情点赞(0)回复(0)
  • 前给她&的备份

    到了贺烨的公寓门口,江若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她以为贺烨还在睡,就拿出他之前给她的备份钥匙打开了门。

    2021-05-13 09:14:12详情点赞(0)回复(0)
  • ,眼看&母亲追

    江若腿脚不便,眼看就要被母亲追上,她看到小区门口停了辆出租车,急忙拉开门上去:“师傅,去玫瑰公寓,快!”

    2021-05-12 09:53: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自&的贺寒

    江若满腹委屈,她自小就知道,妈妈心里只有哥哥江源,可把爸爸推荐给有心脏病的贺寒天当主治医生的是江源,凭什么现在贺寒天病危昏迷追究贺家扣留了江源,就把她推出去换江源呀?

    2021-05-10 10:04:35详情点赞(0)回复(0)
  • 见他是&嫁给他

    虽然贺烨记不得十五年前那件事了,可他追了她半个学期,可见他是真心爱她的,她接受了贺烨的追求,成了他的女朋友,如今更不可能嫁给他堂哥贺寒天了。

    2021-05-11 04:35: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楼梯&还是个

    江若七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左腿留下了残疾,从那以后,秦姿容更是觉得她没用。如今能把江若嫁入豪门,她哪还管对方是个病秧子还是个白头翁啊。

    2021-05-12 08:14: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许走!&追出门

    “江若,你不许走!江若!”秦姿容怕她一去不回,忙追出门去。

    2021-05-11 12:18:19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若一

    “妈,我这就找人救爸爸!”说完,顾不得脸上的疼,江若一瘸一拐的跑出家门。

    2021-05-11 02:32:0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