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只配做个暖床的工具

车子迅速开离现场,在附近一条无人的小巷停了下去。“呜呜呜……”江若挣开不开男子的手,就张嘴用力咬在他的虎口上。男子吃疼,才松绑她,一甩就给了她一耳光。江若被打蒙“呜呜呜……”江若挣脱不开男子的手,就张口用力咬在他的虎口上。。...

车子快速开离现场,在附近一条无人的小巷停了下来。

“呜呜呜……”江若挣脱不开男子的手,就张口用力咬在他的虎口上。

男子吃疼,才放开她,甩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江若被打蒙了,回过神来正要大喊救命时,就看到前排坐着的女人转过头来。

是谭景悠。

看着谭景悠妆容精致的脸,江若知道,她即便是喊破喉咙,这会儿也没人能从四大财阀家族的谭家大小姐手里救走她。

“真是小看你这瘸子了,才进贺家第一天,就爬上了寒天哥的床。”谭景悠冷笑道,从包里拿出一瓶药倒了半把药丸在手心里,然后递给江若左边的黑衣男子,“喂她吃下去。”

“这是什么药?”经过昨晚的事,江若知道谭景悠有多恨自己,她这会儿解释,气疯了的谭景悠不见得会信她,那还不如搞清楚这是什么药,以便知道吃下后该作何应对。

谭景悠的樱桃小嘴一咧,笑容倾国倾城,“这世上能给寒天哥生孩子的女人只有我一个,这绝育药吃下去,你充其量就只是个给寒天哥暖床的工具。”

“不要……”江若惊恐地看着那半把药,她之前听妇产系的学姐说过,绝育药之所以是禁药,是因为吃多了不止绝育,甚至连整个子宫都保不住。

谭景悠一次给她吃半把,是想要她的命啊!

“谭小姐,昨晚我没有……”

没等江若解释,左边的男子接过药丸,右边的男子强行掰开她的嘴边。

下一秒,那半把药丸把她的喉咙堵得死死的,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眼角的泪无声滑落。

吃了药不算,他们还灌了江若半瓶矿泉水,确定她把药都吞下了才把她推下车。

江若摔在地上,看着商务车才开出巷子,她立刻把手指伸进喉咙里。

因为没吃早餐,她催吐的方法很见效。

“呕……”

变软的药丸混着水被吐了出来。

担心还有药残留在胃里,江若忙起身往学校跑。

去医院是来不及了,好在医学院顶的上一个医院。

江若一瘸一拐,气喘吁吁的跑到教职工办公室区时,正好遇到准备去上课的莫允笙。

不等莫允笙开口,她双手紧紧拉住莫允笙的衣袖,眼神迫切,“莫……莫教授,帮我洗胃……快!”

莫允笙看着女孩苍白的面容,没多问,立刻带她的医务室。

一番痛苦的洗胃后,直到吐出来的只有清水,别无其他后,江若瘫坐在马桶边,不停擦的眼泪,可眼泪像关不掉的水龙头似的,怎么都擦不完。

莫允笙打电话请同事帮他代课后,一直在旁边等着江若的情绪平复下来。

差不多一节课的时间过去了,见还在流泪的江若起身要离去,莫允笙担忧地问她:“江若,能告诉我,你吃的什么药?还是,你被什么人逼着吃了什么药?”

好端端的,她不可能自己服药后又要他帮她洗胃,她一定是被迫吃下那些药的。

江若摇了摇头,眼泪珠子像断线的珠子似的落下。

莫允笙知道她刚才插管洗胃,又不停的呕吐,现在说不了话是正常的。

“好,先不说这些了,你今天不用上课了,回宿舍去好好休息吧。”

江若还是摇头,她一瘸一拐的走出医务直奔教室,她现在要尽全力好好学习,以便应对接下来的考研才是。

莫允笙了解他这个学生,学医艰苦,特别是心外科系的,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很多学生大二就放弃了,可她意志坚定,更多时候,他觉得她是靠着一股子倔犟才坚持到今天的。

所以,她坚持要去上课,他也只得同意。

江若本来就不爱说话,所以,哪怕她今天一天没开口说话,其他同学也没察觉她有什么异常。

只有黎霓问她是怎么不说话,她在纸上写,说是感冒喉咙沙哑暂时说不了话。

黎霓深信不疑,课间帮她打来热水,让她多喝水。

今天轮到江若和丁思琪值日,下午的解剖课结束后,她和丁思琪把大体老师送回冷冻室。

江若因为腿瘸,动作要慢一些,等她盖好大体老师后,丁思琪已经走了。

她开门准备离去,发现冷冻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开门!开门啊!”江若用力大喊,可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嘶哑到几乎不可闻。

“砰砰砰!”

她的手机放在书包里,因为还要回去打扫教室,她把书包留在教室里了,这会儿她只能不停的用力敲门,希望外面有人能听见冷冻室里还有人。

冷冻室里的气温零下4度,没一会儿,江若就被冻僵了,敲门声越来越慢。

门外,丁思琪有些不安地问谢雨霏和贺烨:“雨霏,烨少,差不多该放她出来了吧,里面气温那么低,时间长了,我怕……”

“怕什么,人体在低温下三小时完全没问题。”贺烨说道,伸手抬起谢雨霏的下颚,“宝贝,这下你该解气了吧?”

谢雨霏皱着眉,“烨少,我早就不生江若的气了,你还是快点放她出来吧。”

贺烨一脸温柔,“宝贝你就是太善良了,总替那个瘸子着想,这样吧,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一到,我保准放了她。”

三个小时,那是在做好保暖措施的前提下,江若今天就只穿了半袖T恤和破洞牛仔裤,哪能扛得住三个小时啊?

丁思琪怕弄出人命,怯怯地反对:“要不关她一个小时就算了,经过这次,我想她以后不敢再欺负雨霏了……”

谢雨霏冷冷一个眼神看向丁思琪,丁思琪连忙闭上了嘴。

什么不生江若的气了,也就只有贺烨这个傻缺信谢雨霏,其实谢雨霏巴不得江若在里面被冻成冰棍。

谢雨霏笑起:“要不这样,烨,我们先去吃饭,吃晚饭就回来放了江若。”

“这个提议好。”

贺烨搂着女朋友的小腰,高兴地亲了亲她的小脸。

谢雨霏转头看向丁思琪:“思琪,你不是说今天要回家吗?你去吧,今天的事即便要承担什么后果,也与你无关。”

丁思琪惧怕谢雨霏暗里那些整人的阴毒手段,不敢得罪她,想来他们也不敢闹出人命,就离去了。

学校附近的餐厅里,谢雨霏一杯接着一杯的酒敬贺烨,没一会儿,贺烨就醉倒在了餐桌上。

谢雨霏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她笑得格外开心。

哈哈,有人快被冻成冰棍了。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岁那年&,从那

    江若七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左腿留下了残疾,从那以后,秦姿容更是觉得她没用。如今能把江若嫁入豪门,她哪还管对方是个病秧子还是个白头翁啊。

    2021-05-07 11:1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件事&才行。

    别的事她可以妥协,可嫁人这件事,她一定要嫁给自己爱的人才行。

    2021-05-07 04:59: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的幸&!”

    江若噙着泪大吼:“可他快死了!而且全洛城的人都知道他残暴不仁,杀人如麻,你让我嫁给他,你有想过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2021-05-07 09:4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语重心&若啊,

    见江若不松口,秦姿容变了个脸,语重心长起来,“若若啊,妈也是为了你好,我们家家世不好,你……你又是个瘸子,能嫁给贺寒天那种人物,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2021-05-09 07:13: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友贺烨&说不定

    “爸爸……对,我要救爸爸……”江若想起男朋友贺烨是贺寒天的堂弟,他说不定能帮自己救出父亲和哥哥。

    2021-05-06 01:3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大早&才落,

    一大早,江家的客厅,江若的话音才落,就被母亲秦姿容一耳光打在脸上。

    2021-05-08 05:18:24详情点赞(0)回复(0)
  • 若刚走&…啊…

    客厅没人,见卧室的门虚掩着,江若刚走过去,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娇嗔:“讨厌……这样很疼的……啊……”

    2021-05-07 05:43:0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