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她的初吻啊

贺老太太让江若白天贴身照料贺寒天,就没让佣人准备好她的房间,洗换衣服什么的更是也没给她准备好。江若问一名女佣借了套女佣装,顺道问了贺家洗衣服房的位置,在洗衣服房换下湿衣江若问一名女佣借了套女佣装,顺便问了贺家洗衣房的位置,在洗衣房换下湿衣服匆匆洗晾好后,她赶紧去贺寒天的房间准备给他施针。。...

贺老太太让江若夜里贴身照顾贺寒天,就没让佣人准备她的房间,换洗衣服什么的更是没有给她准备。

江若问一名女佣借了套女佣装,顺便问了贺家洗衣房的位置,在洗衣房换下湿衣服匆匆洗晾好后,她赶紧去贺寒天的房间准备给他施针。

江若虽然看着瘦,但不是那种干巴巴的瘦,她该有肉的地方都有,且身材比例堪比模特。

黑色的连衣裙,白色荷叶边围裙设计的女佣装穿在她身上,简直就像漫画里那些玩制服诱惑的女主角走错了次元。

正值盛夏,屋里冷气十足,江若才从温泉出来就进屋,一热一凉交替,喷嚏一直打个不停。

这会儿才进贺寒天的房间,她又打了个喷嚏,好在的是,贺寒天不在卧房里。

揉了揉鼻子,江若这才发现贺寒天的房间和书房是连通的,他的房间装修极为简约,整面墙都是落地窗,这会儿抬眼看去,夜空里繁星闪烁,美不胜收,不愧叫星海澜山啊。

书房那边,传来贺寒天低沉的声音。

“告诉姓周的,他要是再抓不到人,就别干那个局长了。”

袁斌:“是。”

江若看看时间,快八点了,于是,她鼓起勇气走进书房。

藏书量堪比一个小型图书馆的书房里,贺寒天坐在书桌前正在把玩一只飞镖。

江若站在门口,怯怯地开口:“贺……贺少,到时间了,您该扎针了。”

袁斌对贺寒天道:“那贺总,我先走了,您早点休息。”

“嗯。”

贺寒天应了一声,清冷的眼神落在江若身上。

袁斌察觉主子的眼神有些异样,转头看去,着实被一身女佣装的江若惊艳到了。

可惜,再漂亮也没用,他主子这么多年不近女色,又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瘸子?

袁斌经过江若身边要出门时,江若忙退到一边让他过去。

“贺少……”

就在她准备再提醒一遍贺寒天时,“咻”的一声,飞镖从江若的耳边飞过,钉在她脑后的标靶上。

江若被吓得浑身一僵,连呼吸都忘记了。

等回过神来后,江若赶紧回想自己刚才那句话是不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惹怒他了。

可是没有啊,无论是字里行间,还是说话的态度,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

这时,贺寒天起身一步步走了过来。

他离她越近,她越是感觉被压迫的紧,不经意间,她已经后退着抵在了门框上。

“怎么,想玩制服诱惑勾引我?”在离她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双眸牢牢锁定她惊慌失措的小脸。

要是别人,江若一定毫不留情讥讽他少自作多情,可是贺寒天……

呃,她不敢。

“我没有……”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着,江若无奈道:“我的衣服湿了,这衣服是你们家女佣借我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去找袁助理借套男装?”

江若说道,一脸认真。

反正穿什么都好,只要能打消他的误会。

“不用了,扎针吧。”

说完,贺寒天一边解开浴袍的带子,一边走向大床。

江若长长吐了口气,转身跟上去时,她看到贺寒天刚才那一飞镖钉在了一张素描人像上。

那张素描人像画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看着上面布满的钉孔,江若断定,贺寒天一定很恨这个人。

说不定,刚才他说要找的人就是这个。

房间的门没关,江若刚给敞开浴袍躺在床上的贺寒天扎完最后一针,就听见楼下传来谭景悠的声音。

“寒天哥,寒天哥,你在哪里啊?”

“谭小姐,孙少爷已经休息,您……”

佣人没拦住谭景悠,因为江若已经听见她上楼来的脚步声了。

“寒天哥,你应该多住院几天的……”

贺寒天此刻衣衫不整,未免被谭景悠误会,江若想着快点收拾好金针离去的好,可她才放下手里的金针,就被贺寒天拦腰抱上了床。

“贺……贺少……”江若惊恐地睁大眼,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出来,男人灼热的身躯像座山似的就压了下来。

一时间,那些恐怖不堪的画面涌入脑海,江若双手抵着他健硕的胸膛,想要推开他,可他迥劲的大手随即捏住她纤细的手腕摁在了头顶的枕头上。

就在谭景悠刚踏进房门的那一刻,贺寒天紧抿的薄唇就抵在了江若的唇上。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江若拼命的别开头想躲开贺寒天的吻,可他腾出一只手来死死捏着她的下颚,她怎么也躲不开,只能用强烈谴责的眼神和鼻子里发出的“嗯嗯”声以示反抗。

谭景悠站在房门口:进,不合适。退,不甘心。

她咬着牙瞪着被贺寒天压在身下的江若,垂在裙子两边的双手紧紧握拳。

听到消息的袁斌匆匆赶来,看了床上纠缠的两人一眼,他快速把谭景悠拉了出来,然后替他们关上房门。

“是那个女人勾引寒天哥的对不对?”走廊上,谭景悠恶狠狠地问袁斌。

袁斌一脸淡然,“他们是夫妻。”

“哼,夫妻……”谭景悠冷笑,眼里的泪花却直打转。

袁斌轻叹出声:“谭小姐家世好,样貌好,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何必一直在贺总这里自讨没趣呢?”

谭景悠这次没说话,她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木木然地离去了。

袁斌松了口气,看着关上的房门,心想:为了让谭景悠死心,主子这次真是豁出去了。

房里,江若抱着双臂瑟缩着蹲在床头的一角。

虽然刚才袁斌关上门后,贺寒天就放开她起身去卫生间了,可她还是害怕得一直颤抖。

刚才谭景悠一直看着迟迟不肯离去,贺寒天的手竟然伸到了她的裙子下……

虽然她知道贺寒天只是在做戏给谭景悠看,可江若还是觉得受尽了侮辱。

她卑微,她瘸,可她也是个人,她也有自尊心啊!

成功把谭景悠气走后,贺寒天的心情也没见得好转。

睡在沙发上的江若不过捂着被子轻咳了两声,他就不耐烦的吼她:“你应该又瘸又哑才好。”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江若满&在贺寒

    江若满腹委屈,她自小就知道,妈妈心里只有哥哥江源,可把爸爸推荐给有心脏病的贺寒天当主治医生的是江源,凭什么现在贺寒天病危昏迷追究贺家扣留了江源,就把她推出去换江源呀?

    2021-05-08 01:30:33详情点赞(0)回复(0)
  • 眼狼,&呢,他

    秦姿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你……你个小白眼狼,那你爸呢,他也被贺家扣留了,你难道连他也不管了?”

    2021-05-08 09:5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最&的就是

    这个家里,最疼江若的就是父亲了,江若可以不管哥哥,可她不能不管爸爸。

    2021-05-06 10:09:50详情点赞(0)回复(0)
  • 死了!&!”

    江若噙着泪大吼:“可他快死了!而且全洛城的人都知道他残暴不仁,杀人如麻,你让我嫁给他,你有想过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吗?!”

    2021-05-08 04:04:30详情点赞(0)回复(0)
  • ”秦姿&去。

    “江若,你不许走!江若!”秦姿容怕她一去不回,忙追出门去。

    2021-05-06 05:5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面传&…啊…

    客厅没人,见卧室的门虚掩着,江若刚走过去,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娇嗔:“讨厌……这样很疼的……啊……”

    2021-05-08 07:24: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发现他&他的身

    贺烨就是她爱的那个人,她等了贺烨十五年,直到上周,她才发现他手臂上那道伤疤确定他的身份。

    2021-05-06 11:36: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烨的公&寓门口

    到了贺烨的公寓门口,江若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她以为贺烨还在睡,就拿出他之前给她的备份钥匙打开了门。

    2021-05-07 12:54: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她&区门口

    江若腿脚不便,眼看就要被母亲追上,她看到小区门口停了辆出租车,急忙拉开门上去:“师傅,去玫瑰公寓,快!”

    2021-05-06 09:03: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