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瘸子也是不好惹的

快到病房门口时,避无可避怎奈下,江若叫住袁斌,把班导发的短信拿给他看。袁斌看了短信后,让她稍安勿躁,“等会儿医生给贺总做完检查,确认他也没生命危险后,我就替你向贺总袁斌看了短信后,让她稍安勿躁,“等会儿医生给贺总做完检查,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后,我就替你向贺总申请。”。...

快到病房门口时,无可奈何下,江若叫住袁斌,把班导发的短信拿给他看。

袁斌看了短信后,让她稍安勿躁,“等会儿医生给贺总做完检查,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后,我就替你向贺总申请。”

“谢谢。”江若松了口气,看来传闻也有不实的地方,贺寒天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冷面暴君”,但袁斌这个“暴君的刽子手”还算通情达理。

医生给贺寒天做完检查后,江若被袁斌叫进病房。

江若忐忑不安地站在贺寒天的病床前,想着他要是不许她去学校,那她大学五年的苦读就白费了,不仅如此,只怕贺寒天一天不痊愈,她一天都不会自由。

比起自由,命算的了什么,江若想到这里,打定主意,这次她不能轻易妥协,“那个……”

不等一脸阴沉的贺寒天开口,江若就战战兢兢道:“贺少,我们……我们学校有个莫教授,在心外科方面是国际的权威,我去学校后可以就你的病情向他请教,说不定他能给我有效的治疗意见。”

说完后,江若咬着唇,低下头,不安地等待着。

在病房陷入一会儿高压的静谧后,贺寒天懒懒的声音响起:“嗯,看来你对我是真的很上心。”

不上心就是一个死,她自然不敢不上心。

迟迟听不见下文,江若不明白他是不是同意了她的请求,她抬起头,一脸紧张和无措:“所……所以呢……”

大约是没见过像她这样反应迟钝的人,贺寒天眉头微蹙,不耐烦起来。

袁斌忙告诉江若:“太太,贺总这是同意你去学校了。”

江若露出了这两天来唯一一次的笑容,“谢谢贺少!”说着,她郑重其事地给他鞠了九十度的躬。

“那我去学校了,晚上八点之前我回来给您扎针的。”这么一来,她放学后还有时间回家看一下爸爸。

说完,江若感激地看了袁斌一眼,一瘸一拐地走出了病房。

这一次,她的背影充满活力,不像前几次那样逃亡般的狼狈。

看着江若的背影,贺寒天翻开被子上的文件夹,文件的第一页上就是江若口中那位莫教授的资料。

江若刚出医院要去坐公交车,就被开着车追上来的袁斌叫上了车。

坐在贺寒天价值不菲的专车里,江若百般不自在,下了车,看到熟悉的校园大门,她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袁助理,谢谢你送我来学校,放学后我会自己回去的,你不用来接我了。”

袁斌面色严肃地叮嘱她:“江小姐,为了你好,你和贺总结婚的事最好不要让学校里的人知道。”

“我明白,你放心,就连我是他医生的事,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江若早就清楚这点了,贺寒天在洛城树大招风,她这个所谓的贺太太要不想卷入某些复杂的是非中,最好低调做人,权当她和贺寒天没半点关系。

见江若如此通透,袁斌面露欣慰。

“再见。”说完,江若就进了校门。

今早第一节课是解剖理论,眼看上课时间就要到了,江若赶紧去宿舍拿课本。

刚推门进宿舍的门,江若就见自己靠窗的下床上,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纠缠在一起。

听到突然有人闯入,床上的两人急忙分开。

看到男的是贺烨,女的是谢雨霏,江若才平复不久的心又猛受暴击。

这两人背叛她不算,如今还在她的床上乱搞,是觉得对她的羞辱还不够吗?!

贺烨似乎对这种被别人撞破好事的场景习以为常,他站起身走到穿衣镜前,神情自若地扣好自己衬衫的纽扣。

谢雨霏则坐在床边理了理她的大波浪卷发,她娇羞地看了贺烨一样后,柔声对江若道:“不好意思,我的是上床,不方便……”

“那就去开房,这里是不是你一个人的宿舍。”江若冷声说完,走过去从枕头下拿出自己的课本,接着顺手一扯,将床单从谢雨霏的屁股下扯了下来裹成一团塞进垃圾桶里。

“江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我们难道不是好朋友吗,你怎么能这样嫌弃我,还有烨少,他那么高贵的一个人,你怎么能嫌弃他呢?”

谢雨霏委屈地控诉江若,不知道的,还以为江若是欺凌别人的那个。

江若转头看着这朵盛世白莲,一字一顿:“我就是嫌这床单脏了!”

说完,她头也不会地走出宿舍,全程没有正眼看贺烨一眼。

谢雨霏泪汪汪地看着贺烨:“烨少,你看到了吧,她平日里就仗着成绩好瞧不起我,等她考上研究生,还指不定会怎么看不起我呢!”

见心肝宝贝受了委屈,贺烨当下就冲出去对江若的背影咆哮:“诶,江瘸子,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成绩好吗,傲气什么,走着瞧,我家雨霏一定会考上研究生的!”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 &的客厅

    一大早,江家的客厅,江若的话音才落,就被母亲秦姿容一耳光打在脸上。

    2021-05-08 07:48:49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面传&厌……

    客厅没人,见卧室的门虚掩着,江若刚走过去,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娇嗔:“讨厌……这样很疼的……啊……”

    2021-05-07 02:5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直&那道伤

    贺烨就是她爱的那个人,她等了贺烨十五年,直到上周,她才发现他手臂上那道伤疤确定他的身份。

    2021-05-07 05:33: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心里&心脏病

    江若满腹委屈,她自小就知道,妈妈心里只有哥哥江源,可把爸爸推荐给有心脏病的贺寒天当主治医生的是江源,凭什么现在贺寒天病危昏迷追究贺家扣留了江源,就把她推出去换江源呀?

    2021-05-08 12:31: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爸爸!

    “妈,我这就找人救爸爸!”说完,顾不得脸上的疼,江若一瘸一拐的跑出家门。

    2021-05-06 12:56: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期,可&朋友,

    虽然贺烨记不得十五年前那件事了,可他追了她半个学期,可见他是真心爱她的,她接受了贺烨的追求,成了他的女朋友,如今更不可能嫁给他堂哥贺寒天了。

    2021-05-07 11:48:1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就是&,可她

    这个家里,最疼江若的就是父亲了,江若可以不管哥哥,可她不能不管爸爸。

    2021-05-08 09:55: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