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她的情敌

江若听见江源的惨叫,忙从父亲的怀里抬头来,当看见贺寒天手里的枪口冒着青烟,她第一时间张开嘴巴双臂挡在父兄面前,“贺寒天,我求你了,你别……别杀他们……”望着江若全病床上坐着的贺寒天面无表情,手里的枪慢慢指向江忠年,“看来贺太太和哥哥的感情一般,我刚才那一枪打错对象了。”。...

江若听到江源的惨叫,忙从父亲的怀里抬起头来,当看到贺寒天手里的枪口冒着青烟,她第一时间张开双臂挡在父兄面前,“贺寒天,我求你了,你别……别杀他们……”

看着江若全无刚才的傲骨,谭景悠抱着双臂,得意非凡地看着她。

病床上坐着的贺寒天面无表情,手里的枪慢慢指向江忠年,“看来贺太太和哥哥的感情一般,我刚才那一枪打错对象了。”

“不要!”江若大喊出声,扑通一声,向贺寒天跪了下来,“贺寒天,我求你了,你不要杀我爸爸,我会达摩十八针,只要你放过我的家人,我保证一定治好你!我保证……”

“达摩十八针!”袁斌的眼神瞬间一亮,忙对贺寒天道:“太好了贺总,我们寻找达摩十八针的传人已久,想到是竟然是她,怪不得她能唤醒你!”

江忠年扶着儿子也跟着跪下来求饶,“贺少……我儿子不懂事,刚才冒犯了,求你看在我女儿能医好你份上,饶了我们一家吧,求你了,贺少……”

“我好痛……”江源哀嚎着,紧紧攥着父亲的衣袖,“救我呀,妹妹,我不想死……我不想……”

“砰”!

贺寒天举枪朝天花板开了一枪,江源当即被吓晕了过去,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要……不要……”江若见过贺寒天是如何的视人命如草芥,她一边拼命摇头,一边跪着后退着,妄想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替父兄挡下贺寒天无情的子弹。

这一次,贺寒天的枪口对准江若,用漫不经心语气的问她:“还想离婚吗?”

江若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这会儿清楚了,她和贺寒天的这场婚姻,主动权一直都不在她手里,她没资格提离婚,更没资格和他谈条件。

她把自己放到最低,最卑微,泣不成声地回答他:“……贺寒天……对不起……我以后不再也不敢了……离不离婚,你说了算……”

贺寒天放下枪,嘴角扬起一丝瘆人的冷笑,“算你识趣。袁斌,把人送去别的医院治疗。”

“是,贺总。”袁斌走过去帮江忠年和江若扶起江源。

在他们扶着江源出病房时,贺寒天温柔的声音像变了个人,“景悠,回家去,别再闹了。”

见江若在贺寒天眼里不过只是个医生的角色,谭景悠娇俏一笑,蹦蹦跳跳到病床边握住贺寒天的手,“寒天哥,你好好休息,嗯……离婚的事等她医好你再说。”

“嗯。”

听见贺寒天用鼻音答应了自己,谭景悠这才面带笑容离去。

袁斌准许江若把她父兄送上了车,见江若仍泪流不止,袁斌压低声音告诉她:“江小姐,刚才我给你哥哥检查过了,子弹只是贯穿了肌肉组织,没伤到骨头,想来不会有大碍,倒是你,以后长点心,别再被人一激,就去惹贺总不快。”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其实不用袁斌提醒,江若已经吸取教训了。

谭景悠和贺寒天青梅竹马,岂会不了解贺寒天的个性,她一定是知道那纸离婚协议会成为江若的催命符,这才故意激怒江若主动去和贺寒天提离婚。

有权有势,张扬跋扈,还心机深沉,嫁给贺寒天第二天,江若就收获了这么个“情敌”。

她不得不告诫自己,以后关于贺寒天的事,她一定要谨慎再谨慎才行。

刚要返回病房,江若就接到班导发来的短信:江若同学,你今天再不来学校,你的考研资格将会被取消。

江若今年已经到了实习期,她虽然成绩优异,可因为她的腿带残疾,面试了无数次,一直没有哪家医院录取她。

加上在洛城,医疗行业被谭家垄断,谭家不许开私人诊所和医院存在,她唯一的出路,就只有考研留校教书。

洛城医大是出了名的执教严格,江若虽然拜托同学帮自己请了事假,可超过三天,她还不去上学,就会被取消考研资格。

今天是返校的最后期限,可眼下这个情况,她哪敢去跟贺寒天那个暴君申请去学校上课啊。

一边是前途,一边是自己的命,江若握着手机,愁得小脸都快拧成一团了。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相关资讯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温寒
类型:都市修真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9950人
  他是人人畏惧的冷面暴君,有钱的人有颜。她是个瘸子医生,缈小却完全的独立。一夕成了贺太太,皆因她是颗好棋子。结婚后两年,她医好他的同时捧出一颗真心。可他雄踞江山美人,浑然忘了“你不嫁,你哥怎么办?江家难不成白养你二十二年?!”秦姿容瞪着眼,恶狠狠地吼江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