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婴灵

作者:星野靖彦
类型:灵异鬼怪 状态:连载中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14386人
  一位本来已经死了两年的更年轻美女在中元节却奇特的怀孕,而且生起一个婴儿。这个婴儿的新生命本是天理难容的,而他却奇迹般的活了下去,而他又犹如被命运掌控了通常,没办法被拖住着一步步往前走······那棺材有一半被埋在土里,一半露在外面,被竖在那里。棺材整个都是血红色的,散发着诡异和威严的气势,好像它就是王者。它的存在使旁边的坟墓显得暗淡无光。也就是这个时候鬼门开启了鬼门的位置正好就是那口棺材的正前方,孤魂野鬼都争先恐后的从鬼门里冲出来。没一会的功夫,乱葬岗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鬼影。这些鬼影和旁边的景象会让人头皮发麻,心里慎得慌。这个时候的乱葬岗甚是恐怖。。...

逆天婴灵最新章节

逆天婴灵精彩情节

  王超到了,就在那里喊道:“你们快点啊,我都到了”凌冰说:“你是跑的,我们哪有你快,你要是着急你就先把火点着吧”凌冰和林峰走过去帮忙,把烧烤都拿到了火堆旁边,又把啤酒也拿到了那里。这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凌冰看了一下月亮说:“晚上吃烧烤也有不一样的感觉呢,真是相当惬意呢,还从来都没有这样享受过呢”林峰也点了点头,说:“是啊,以前哪有时间像这样出来野营啊,天天脑子里都是学习”说着,林峰开了一罐啤酒递给凌皓,又自己开了一罐,说“来,干杯,今晚不醉不休”凌冰说:“好,不醉不休”王超嘴里还含着一根鸡翅,含糊不清的说:“哎,你们也吃啊,多好吃啊,别光顾着喝酒啊,不醉不休也要吃饱啊”凌冰和林峰同声大笑:“哈哈哈,好”

  男人犹豫了一会,又继续跟着妇女跑,等男人追上妇女的时候却被吓住了,汗毛也因为看到的全部竖了起来,牙齿也上下打着架。因为男人看见了乱葬岗所有的鬼都在向着那口棺材靠拢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鬼,只是听说过,现在真的看见了,真的被吓住了。妇女正在徒手挖着棺材周围的土,每次都能挖出很多土,而妇女很瘦,和她挖土的力气有着明显的差距,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的。

  半个小时后,他们带走沉甸甸的行李终于来到了凌皓所找到的地方,这里确实很不错,是一个大概五十平方米的草坪地,东面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树林,南面还有一条小溪,小溪是从树林里延伸过来的非常适合野营。王超笑得嘴都合不拢,他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后说道:“哎呀呀,哈哈,不愧是校草啊,这么好的地方都能找到,和这里比起来,我之前找的地方简直就是弱爆了啊”林峰也拍着手配合着说:“那是,也不看看凌冰哥是谁,嘿嘿,一想到要在这里玩几天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啊”凌冰也笑着摆了摆手说:“行了,别拍马屁了,现在还不是聊天的时间呢,我们先把活干好吧”凌冰还是很喜欢别人这样夸他的,毕竟每个人都有虚荣心的。

  老师说:“现在考完了,大家自己回家吧”大家都整理书包往外走,这个时候凌冰整理好书包,准备回家“哎,凌冰,等我一下”听到这个声音,他停下了脚步,往声音的来源地望去,原来是他的好朋友叫他。王超追上了凌冰说“凌冰,终于放假了这个假期你是怎么安排的”凌冰说:“还能怎么安排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呗”王超说:“你也太宅了吧,出去了别说认识我”凌冰说:“这话你怎么说的出口的,以前你哪次不是跟着我混的哪次不是跑到我那里蹭吃蹭喝的”王超灿灿的摆了摆手说:“那不是以前的事了吗,而且都过腻了,这次要弄点新花样”凌冰听了就来了兴趣,连忙问到:“那你们怎么安排的呢”王超说:“我和林峰准备去野营,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人多好玩一点嘛,更何况我们都是好兄弟,不去就是不给我和林峰面子”凌冰说:“我爸妈应该不会同意的”王超听到这句话就笑了:“放心吧,我太了解你爸妈了,你爸妈那么爱你,你要什么他们都会给你,你跟他们说一下他们肯定会答应的”凌冰只好拉着个脸同意了下来。王超看凌冰同意了,就笑了起来,说:“这才对嘛,那好我们明天八点在学校门口会合,野营的地点在华北景点的后山上”凌冰白了王超一眼说:“行。那就按你们说的来吧,那么明天见。”

  突然,一声细小的哭声响了起来“哇”“哇”“哇”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在这样的环境和这个点的时间,这声音就如同雷鸣贯耳一样。哭声一直持续着。这时乱葬岗山下有一户人家灯亮了起来,一个妇女急急忙忙的从屋子里冲了出来,鞋子跑掉了都没有转头去捡,这时候又有一个男人从刚刚那个屋子里跑出来,拉住妇女说:“老婆,你不能出去,你这是怎么了”而妇女就好像没听到一般,咬了男人一口,男人因为疼痛松了手,妇女趁机挣脱了男人,继续往前跑。从她跑的发现来看,目的地应该就是那个乱葬岗。而今天是鬼节,没有一个村民敢出来,都躲在自己的家中。

  王超眼里闪烁着憧憬的光芒,说:“真希望这次野营有一些特别的经历,这样才好玩、刺激”很快,林峰走了过来,摇了摇手中的车票说:“好啦,车票买好了,我们先上车吧”凌冰和王超都点头说:“嗯,那我们先去上车吧”没多久,车子就启动了,因为车子距离终点还有三个小时,王超和林峰想补补觉,就靠在椅子上睡觉,而凌冰却因为睡不着,就盯着窗外看风景。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小时,王超和林峰也睡着了,车子正行驶在一个小树林旁边,凌冰突然看见一个很怪异的男人,正盯着他看,那个男人脸色很苍白,穿着黑色的衣服,让凌冰觉得很怪异。那个男人盯了一会凌冰后,猛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恐怖,把凌冰吓了一跳。

  三个人陆续跳下车,凌冰说:“终于到了啊,屁股都麻了”王超拍了拍凌冰的肩膀:“行啦,别埋怨了,痛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我们快活的时间啦,你们就知足吧”凌冰说:“恩,那就别是废话了,我们先把野营的地方找到吧”王超和林峰都点点头,林峰说:“这样吧,我们三个人中间有一个人在这里看着行李,其他两个人分头去找,一个小时后在回到这里,找到的那个人再带我们过去”凌冰和王超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说:“好,那谁留在这里呢,不过反正我是要去找的,你们两个中一个人留在这里看着行李吧”王超抢着举手说:“我去吧,林峰在这里看行李,顺便休息休息”林峰摆了摆手说:“好吧,我就留在这里,等你们好消息吧”一个小时后,王超和凌冰陆续回到了林峰那里。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婴儿凌冰如今也成为了一个十六岁的帅小伙。“铃、铃、铃、铃”这个时候学校的铃声响了起来,一位老师从讲台上站了起来说:“同学们,考试时间结束了,请大家依次把试卷交上来,哈哈哈哈,最后一门考试结束了,你们解放了”“耶”台下一片欢呼声,每个人心里都充满着快乐,因为大家都上了四个月的学,最近几个星期又因为要考试的缘故大家又是上课又是复习,心根本不能放松下来,现在终于考完了,大家都可以在暑假期间好好的玩放松自己了。

  第二天八点钟准时,凌冰慢慢悠悠的来到了学校门口,看到了王超和林峰向他们招了招手说:“你们都来啦,我没迟到吧,看样子你们在这等我好久了”王超看到凌冰他终于来了,一脸不悦道:“你还好意思说啊,我们俩都等你十几分钟了,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们两个就要走了”凌冰一脸歉意,连忙道歉说:“嘿,嘿,嘿,不好意思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坏习惯做事磨磨蹭蹭的”王超说:“得了吧,我们还不了解你,早就习惯了”凌冰说:“嘻嘻,那我们出发吧,先去车站吧”林峰说:“车站离我们也不远,我们就走过去吧”王超点点头,说:“这样也行,那就走过去吧”就这样,边走边聊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车站,林峰说:“到了,你们俩等我一会,我去买车票”说着,林峰往售票口那里去了。

  凌冰觉得很奇怪,就把王超和林峰摇醒了,指着窗子外面对他们说“外面有一个男的盯着我看,还笑得很恐怖”这个时候车子行驶过了那个小树林,再也看不到那个男人了,王超和林峰往外面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王超和林峰就转过头来对凌冰说:“哪有什么男人,你看眼花了吧,即使是有男人,你怎么就确定是对着你笑的呢,你也太自恋了吧”凌冰想了一下,就说:“也对,也许是我眼花了,或许那个男的是对他朋友笑的,他笑成那样也许天生就是那样的”王超伸了伸懒腰继续说:“这才对嘛,还有好一会才能到呢,继续睡觉吧”他们三个就靠着椅子上睡了下去,“哎,哎,哎,到了啊,欧北景点到了啊,都下车吧”司机的叫声把他们三个吵醒了。

  第二天,在A市十大古老家族之一的凌家中。玄轩子说:“哦,是这样的,我打算让你们帮我养一个小孩,到十六岁的时候我会来接他的”凌皓说:“这个倒不是什么难事,完全可以办到,前辈,你所说的小孩呢”玄轩子说:“他现在正在里边屋子睡觉,至于名字,你既然姓凌,那你们就叫他凌冰吧,你们一定要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对待”凌皓说:“凌冰,嗯这个名字不错。嗯,既然前辈吩咐了,那我一定将他像儿子一般对待的”玄轩子说:“那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凌皓说:“我一定会照顾好那个孩子的,前辈就放心吧,前辈慢走,我就不送了”说完,玄轩子就走了。

  那棺材有一半被埋在土里,一半露在外面,被竖在那里。棺材整个都是血红色的,散发着诡异和威严的气势,好像它就是王者。它的存在使旁边的坟墓显得暗淡无光。也就是这个时候鬼门开启了鬼门的位置正好就是那口棺材的正前方,孤魂野鬼都争先恐后的从鬼门里冲出来。没一会的功夫,乱葬岗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鬼影。这些鬼影和旁边的景象会让人头皮发麻,心里慎得慌。这个时候的乱葬岗甚是恐怖。

  哭声就是从那个棺材里传出来的,妇女用来挖土的手也被泥土中的碎石子划破了,而她好像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继续挖着土,她边挖嘴里边嘀咕着说:“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棺材里的哭声还在持续着,哭声越大,她挖的就越卖力。终于,棺材被挖了出来,棺材被挖出来的时候,风吹的更大了,天上的乌云也堆积在棺材的上方,闪电在乌云筮略着,好像在蕴量着,准备全力一击。这样的情景让被挖出来躺在那里的棺材更加的诡异,妇女在挖出棺材的时候因为劳累过度累晕了过去。突然,一件诡异的事把男人吓晕了过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把自己的活干好了凌皓帐篷搭好了,林峰也干好了自己的活,王超抱着树枝从树林跑了出来,王超扔下手中的树枝对凌冰和林峰说:“你们知道我在树林里看到什么了吗”林峰以为他看到什么好东西,高兴的要死,连忙问:“到底什么东西啊,你快点说啊”凌皓也很激动,说:“你就别钓我们胃口了,赶紧的,快说”王超说:“好吧,好吧,我说,我刚刚捡柴的时候,在树林里面看到了一个非常破旧的木屋,嘿嘿嘿,我们晚上可以去那里探险呢”凌冰说了一句:“没了?我还以为真的有什么好东西呢,原来就是一个破房子,大惊小怪”林峰也说:“我才不去呢,脏死了,况且破房子有什么好玩的”听到自己的朋友这么说,王超本来很火热的心就像被水泼了一样,一下子熄灭了,他说道:“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不去了,我们先做饭吃吧,忙了这么久,饿死了”凌冰说:“我也饿了,走,我们先去做饭吧,林峰,你晚餐准备的是什么啊”林峰说:“是烧烤啊,啤酒,花生。之前准备的时候我计算了一下,吃的完全可以坚持三天,但是啤酒,饮料一天不到就能喝完,因为太重了,所以没准备多少”凌冰说:“这到没事,不够明天再去买吧”林峰说:“嗯,那就先这样吧,走,去烧烤,喝啤酒,为我们的野营庆祝一下”王超本来就是吃货,看到吃的就把持不住自己,虽然说只有几十米远的路,但他还是跳起来就往烧烤的地方跑去,边跑还边喊着说:“烧烤,啤酒,我来啦”凌冰和林峰看到王超这样,无奈的摇摇头,也跟了过去。

  他看到大风把棺材盖吹翻了出去,露出了里面的尸体,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年轻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肚子高高隆起,好像快要生产的孕妇的一样。突然女子的肚子好像有吸力一样,把之前在乱葬岗的鬼和从鬼门里出来的鬼都吸了进去。这时候,之前一直在天上蕴量雷电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劈了下来,而这时候年轻女子肚子外面有一股黑色的气流形成,好像防护罩一样。雷劈在女子的肚子的那层黑色的气流上,按照正常情况发展下女人应该直接会被劈中,导致粉身碎骨。但是却不是这样的,那股黑色的气流抵挡住了雷,保住了女人。但是黑色的气流颜色越来越黯淡,感觉随时都会被雷冲破一样,不过雷的力量也慢慢的被抵消,力量越来越弱。终于,黑色的气流完全的被消耗完了,雷还是劈在了女人身上,不过劈在女人身上雷的力量也没有多少了。

  阴历七月十四号,是鬼节,也是鬼门开启的日子。这天晚上十一点,月光照在鬼墓村的乱葬岗上,让乱葬岗的所有景物都显得格外惨白,整个乱葬岗都格外的安静,四周都是坟头、零碎的棺材。甚至可以看见骷髅头和四散的骨头。月光照在棺材和人骨上显得非常阴森恐怖。晚上十二点整时。投入起了大风,吹的那些坟头上的树和旁边的草刷刷的响。树上的猫头鹰和坟碑上的乌鸦在这个时候也疯狂的叫了起来,游荡在乱葬岗的那些鬼也焦躁不安的盯着那口棺材。

  这个时候妇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老公,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们和他无缘无份的,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凌皓说:“茅山上一代掌门曾经救过我父亲,我父亲到死的时候都没有报答这份救命之恩,他的遗言就是想让我尽可能的报答这份恩情,你说我好不容易有这份机会,说什么我也要报答,要不然我父亲死都不会瞑目,我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也想让我同意他的。并且我也是有私心的,你看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儿子,咱们又没有儿子,所以我就答应他了,又报了我父亲的救命之恩,又有了个儿子,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呢”妇人说:“是啊,你一直想要一个儿子,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要好好的照顾那个孩子了”凌皓说:“是啊,你有孕在身,就先去休息吧”

  王超说:“既然是你找到了这个地方,那么就由你来当我们这次野营的老大吧,林峰你应该没意见吧”林峰说:“当然没意见了,也只有凌冰才能这个能力当老大了,我们俩根本带不好,能者多劳嘛”凌冰听到他们怎么说也是挺开心的,他也是想当老大的,毕竟当老大的感觉是很不错的,可以管着他们呢,他就说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推辞了,那我分配一下现在要干的活吧,我来搭帐篷什么的,王超捡柴就行了,林峰先把伙食整理好吧,等王超捡柴回来我们一起做饭吃,至于吃什么,就由林峰自己定了,我这样分配你们觉得怎么样,同意不”王超和林峰齐声道:“当然同意了,你是老大嘛,绝对服从命令”凌冰点了点头说:“既然你们都同意,那么大家都自己该干的活去吧”这样,大家都去干活去了,凌冰搭帐篷,王超去树林捡柴,林峰去河边洗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