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师卡拉维日记

作者:修电椅
类型:灵异鬼怪 状态:完结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3057人
  虽然名字看出来像都市灵异,虽然实际上,本书讲的是一个西幻世界观中死灵法师的冒险故事,龟速更新了中,读者这些食尸生物比外面的同类要强壮而残暴得多,同理,想要让这样的生物屈服也困难得多。好在对于命令死灵这个法术来说,陷入迷乱、恐慌和震撼状态的受术者,显然要比健康的、清醒的受术者易于控制。在食尸鬼的爪子够到我们之前,我成功将三分之一的亡灵仆从的枪头掉转过来指向它们的同类。。...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最新章节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相关资讯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精彩情节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 修电椅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 塞拉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百度百科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 刺猬猫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笔趣阁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有毒小说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txt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欢乐书客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精校 txt  死灵师卡拉维日记 小说  

    “反正被困在这里我们也是死路一条。”赛拉的黑眼睛亮闪闪的,“比起被活活困死、饿死,我宁愿战至最后一口气。”

    “通俗点说,我们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我只好换个说法:“坏消息是,制造这场瘟疫的家伙非常、非常、非常的厉害,结构和功能这么复杂的瘟疫从理论上讲几乎是不可能有任何实战作用的,但是它不但成功了,还差点把我们两个都给宰了。能干出这种事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一个可怕的想法闪电般划过我的大脑,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冲向那具还没有完全僵硬的尸体,开始使用死灵术读取它的躯体记忆,我窥见了几个画面:一个年轻人逃进村庄,村民们上前询问情况;随后那个外来者毫无征兆的炸成了一地碎肉和内脏,恶心的绿色汁水溅了在场的村民一身,其中就包括铁匠凯文;在场的感染者全部因为瘟疫死去,其他人安葬了它们,却没想到这时候应该立刻把它们的尸体烧毁;第一批感染者并没有真正死亡,它们被携疫者身上的魔法瘟疫感染,开始在墓穴中进行蜕变——扭曲成怪物、并污染了土地。

    赛拉一铲子削断了巨食尸鬼一半的脖子,第二锹则让如同马车般巨大的头颅滚落下来,沉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我召唤出一只亡灵战马乘骑上去,算是弥补了行动迟缓的弱点,它不需要干别的事情,只需要让我逃出巨食尸鬼的攻击范围就行。补充上一身增益法术的赛拉则靠着她超乎常人的速度和力量进行主攻,我则为她提供法术掩护。第一次试探攻击不太妙,巨食尸鬼的皮肤远比它的眼球坚韧,精钢长剑刺上它的躯体就跟牙签一样被弹开,我为她的武器加持了火焰附魔后效果同样甚微。黑发女孩又试了一次,结果只是让跟巨兽对比起来像玩具的长剑卡在了怪物的身上,全因为瞎掉一只眼的巨兽视野不好,它的爪击才没有正正的打在赛拉的身上,而是轻轻擦过她的腹部。饶是这样,她身前的骸骨护甲也立刻变成了碎片。

    “我们面对的是一种全新概念的魔法瘟疫。”我喃喃自语道,现在的情况已经足够我理清一切的脉络了。确实从始至终,根本没有“外人”参与这场瘟疫的扩散。最初的感染者体内被注入了活化的瘟疫与设定好的魔法能量,在他死后,瘟疫的载体就变成了在场的人们。区区村医当然看不出什么异常,所以大家完全没预料到真正的攻击已经开始了。最初的感染者逐渐被体内的复合瘟疫所控制变异,悄悄的在夜里把自己埋入泥土中静待瘟疫的进一步扩散。与死灵法术结合的新式瘟疫不但把感染者变成了怪物,它甚至以感染者的身体为载体,在墓地自我构筑完成一个运作正常的唤灵法阵,法阵的脉点是“活着”的亡灵,无外乎它们离开墓地后,第一个法阵就自我失效了,因为它失去了它的脉点与能量供应。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巨型怪物身边的尸体都复生速度加快的原因,每一只活着的突变亡灵的身边都是一个小型唤灵法阵!

    “但是我还是要杀了他。总有一天。”赛拉露出牙齿,她脸上的恨意与杀意恐怕能吓退一整群狼,我连忙劝解道:“当然,但是首先我们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在屠杀完所有人以后,这些亡灵应该按照施法者设定好的指令,构成脉点的精英亡灵再度掘出深坑陷入沉睡,这一次它们构成的大型法阵将整个村庄变成了“”,一般的死灵法师可造不出作用面这么广的法阵。并且在最近,养精蓄锐完毕的亡灵们开始自相残杀,从而彻底完成这个仪式——创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亡灵。

    我和赛拉小心的保持距离站在巨食尸鬼庞大的头颅前面,它还活着,但是已经奄奄一息、连移动爪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我还是觉得除非等到它死透,但是还是不要贸然靠近的好。但在我制止之前,赛拉就已经不以为意的拖着她的铁锹走过去,跳到了它的背上近距离的打量着它的那张丑脸。

    我盯着她激动的眼神看了许久,还是忍住没问出那个问题。不过确实,不管始作俑者者在策划什么,让这里的情况继续拖下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希望我还来得及。

    “你好啊,爸爸。”她说,“你病死了就该好好的躺进棺材里,而不是变成这个鬼样子出来害人。”然后她像拿斧子一样高举起自己的铁锹。

    因为不确定我是否施法完毕,赛拉忍了很久才把我从身上推开,我则为自己太过专注于战况的失误朝她低头致歉,接下来巨食尸鬼的仆从几乎已经损失殆尽,我们只需对付它就行了。

    我歉意的朝它们笑笑,触碰戒指激活了死生转位。紧接着一只不知所措的食尸鬼出现在我原来的位置,我则从天而降把赛拉压倒在地。

    “等等,你说他是第一次瘟疫的死者,并且变成了高等亡灵?”

    赛拉愤怒的喊了一句什么,随手把另一把剑扔向巨食尸鬼的面部,毫不意外的被弹开了。既然已经失去了她的两把长剑,用锤子对付这种怪物恐怕不太靠谱,匕首亦然,于是她拿出了背上的那把铲子,把它当成一把巨剑挥舞起来。看似可笑的铁锹造成的杀伤力让我大吃一惊——那带缺口的金属铲头只是划过巨食尸鬼的皮肤,就拉开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血肉模糊的深深创口,甚至让食尸鬼头领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哀嚎!

    三十米外的包围圈中传来一声肌肉膨胀炸裂的闷响,最后的这只食尸鬼身上我额外灌注了一倍魔力,只为了让它闻起来像一个外来的施法者。这一次就算是食尸鬼首领也无法制止因为被喷溅而出的腐水和尸体碎片灼伤、并被其中蕴含的魔力混淆的低等仆从了,它们几乎是以百倍的凶猛用爪子刺进同伴的肌肉、咬碎它们的骨头、挖出它们的内脏,如果不幸受害的是两脚直立行走的腐尸魔,那它还会不自觉的在死前发生尸爆、从而使混乱扩大。

False    我以最快速度释放了负能量冲击波,狂乱的负能量冲击席卷了以我为圆心的半径五十英尺的区域,处于法术范围内的低等亡灵们必须以它们的体质通过一个检定,失败者将陷入震撼、迷惑或者惊恐的状态,即使成功通过法术判定它们也会稍微迷糊呆滞少许时间。被一圈扩散的黑绿色光芒扫过后,大概一半的不死生物们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剩下的行动也暂时缓了一缓,不会再有更好的机会了。趁着一部分亡灵被法术震撼动弹不得,我开始尝试使用死灵法师的天赋夺取这些复生仆从的控制权。

    只用了几分钟,巨兽的身体就已经变得皮开肉绽,这把铲子造成的伤害比我丢出的全部法术加起来还要大。尽管如此,这些伤口对巨食尸鬼庞大的躯体来说也不过是皮肉伤,更不要说它已经让体内的尖刺钻出皮肤、把自己变得和刺猬一样难以下口,赛拉遭到它反击而受伤的可能性也变高了。我起初试图用枯萎的藤蔓和从地面冒出的骸骨之手束缚住食尸鬼首领,但是发现连让它减速都很困难,鉴于它完全无视我的负能量冲击波,那看起来其他的死灵系负面法术对它的效果恐怕也不太好,所以我又开始用滑油术和火焰魔法对付它,顺便帮助赛拉清理清理它的尖刺。

    “再见,爸爸。”黑发女孩说,看不出什么表情。一丝绿色的光芒在她的铁锹上一闪而过,赛拉则轻巧的从小山一般的尸体上跳了下来。看到我质询的神情,她耸耸肩解释道:“这是我爸,铁匠凯文。第一次瘟疫爆发时我们埋葬了他,结果他在那个晚上和其他的怪物一起从墓园里复生,并且攻击了我们。他就是带头的那几个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