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可泄

作者:里外
类型:灵异鬼怪 状态:连载中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29982人
  我有意中不敬了死掉的邻居,生活自此变的危机四伏,   我的家已不再是我陌生的家,我的哥们也已不再是我认识了的那个哥们, 好像所有人都对我居心叵测,  当我回过神时了来还来了,一个又一个可怕接踵而来,我徒劳无功的想往外爬,却意外发现迅速又陷进下一个可怕中远离世俗,这里精致如画。风轻轻软软的拂过,蟋蟀就在深草中摇铃吟唱,那是夏的声音。。...

天机可泄最新章节

天机可泄相关资讯

天机可泄精彩情节

贾元春之死泄天机  天机7信号  天机30  万象天机  天机可泄露的书  天机可  天机可泄因果难改打一生肖  天机可泄 因果难改  天机可泄露  天机可泄因果难改是指什么生肖  

  他身子朝前探了探道:【说说。】

  一转眼,大地换上一袭秋装,路两旁的稻田满是金黄,秋来了。

  第二天天气晴空万里,我的心情万里晴空,李五给我带来了两个好消息,他通过********,拐弯抹角的找到了赵庆有母亲侯爱华的住址;李五的老婆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决定要帮我看事,我怕他老婆,确切的说我怕我也像那个老太太一样在李五老婆的控制下脖子直撅,白眼球外翻。。。但没办法,病急乱投医,赵庆有是病,李五的老婆是医,一物降一物,她能克他。我跟李五定在了下午,我要先拜访赵庆有的母亲。

  十二两肚皮朝上呼呼大睡,它睡觉眼睛眯缝着,像在看天花板上的什么东西,狗对鬼的威慑真的不分品种吗?我又有点动摇了,我睡不着,其实是担心赵庆有今晚还来给我唱戏,索性掏出手机拨通了李五的电话,我们十几年的朋友,毕业后他四处求职碰壁,生活有一搭没一搭,过得并不如意,我搬进北郊小镇时这里正在招更夫,便介绍他来应聘。李五没睡觉,他晚上工作,我跟他在门卫室碰了面,他穿的有些臃肿,正窝在床上嗑瓜子,电视机在一旁鼓噪。

  我正胡思乱想,雨突然就砸了下来,雨势不大不小,我只好跑起来,25号楼道里的声控灯不太敏感,视线黑一下亮一下的,我一边往上爬一边抖索身上的雨水,1楼,2楼,3楼,我扶着4楼楼梯扶手歇腿,401的业主似乎不急着入住,他家大门上贴着各种催缴通知,屋主叫赵庆有,每次经过我都会留意几眼门上的字条,今天我发现那上面似乎多了一张纸,A4大小,我跺亮了感应灯凑过去看,头皮一下就麻了,那是一张皱皱巴巴的黄裱纸,上面用红笔竖排繁体写着【城隍土地转呈,银宝山瞰海东区拥仙位4排1号厚葬,儿赵庆有收,亲母候爱华寄金山银山十亿”。】我忽然想起什么,低头一看立即触电一样的弹开,401门口有一摊纸灰。

  我拉了把椅子坐下开门见山:【我好像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莫名有种预感,我招惹了赵庆有。人鬼殊途,生活一下变得如履薄冰危机四伏起来,我到了本该考虑计生的年龄,却还在为了生计奔波。苍天在上,大地可证,我老老实实做人,没有政治野心,怀揣仁心,活的小心,过去我处处防着小人,如今还要兼顾恶鬼。

  有个声音忽然在夜里吆喝道:【爹你一路走好啊。】风跟着就疾了,许多油烟机风道一起被吹的噼里啪啦的响,我看到小区里有几个人正艰难的往那个水塘边抗纸扎人马,领头的应该是儿子,他的孝帽被风吹跑了,一个半大的小子跑过去撵帽子,湖边有人忙着用烧火棍往地上画圈,据说这是防止路边的野鬼抢了逝者的钱财,我给赵庆有送钱时从没画圈。

  她粗声粗气的回答是,我谎称是赵庆有的小学同学,出差刚回来,听说了他的不幸,她眸子立即充满了悲怆,然后闪开身子示意我进去,屋子里光线不好,石灰地地上一盆衣服正冒着泡沫,我随侯爱华落座在客厅的凳子上,她没给我倒水,坐在我对面抽搭鼻子,我环顾四周并未看到赵庆有的遗像,就试探着寻找话题道【这房子有70来平吧?】侯爱华冷不丁哭天抢地道【我儿子早亡,屈啊】,我吓了一跳,正想安慰她,侯爱华忽然止住哭声,急跑到门口打开大门在那张望,我有些紧张的问她【大娘,您这是?】她望了一会,又蹑手蹑脚的走到里间一扇关着的门口趴门听,我走过去刚说了一句【大娘】,她朝我摆手示意不要出声道【大庆来家了】,然后扭过脸冲我挤挤眼道【刚进屋,在里面换衣呐,你坐,他一会就出来】

  现在的赵庆有还算是缥缈的,他藏在梦里,也可能被困在401薄薄的门板后,他急不可耐的要对我索债,但又暂时拿我无可奈何,不过那张被涂抹过的黄裱纸却在通知我这不是癔症,或者至少说有人在针对我,针对我什么?因为我踩了地上的纸灰就针对我?我执拗的认为有必要与侯爱华谈谈。

  我把前后说了一遍,李五窝回去失望的说:【这也没什么啊,别太疑神疑鬼。】

  那个黑影并不理睬,继续动作,我愣愣的站着,似乎在等对方回答,过了会,地上的黑影冷不丁说道:【酆都的差役说我妈只给我烧了5亿,这点钱够干嘛的?我来找找是不是有遗漏。】停了停他又戏腔戏调的补充道:【所弗足乎?】

  李五眨巴下眼睛没说什么,过了一会我又说:【你这有没有抽水机?】

  生活日复一日,太阳照旧东升西落,物价还在飞涨不停,美帝依然很嚣张,我全身戒备,草木皆兵,拿着丰厚薪酬的明星在电视机里空洞的卖弄着颜值,我烦躁的关了电视,它立刻闭嘴了,我坐在沙发上思考对策,自从那个梦出现后,每过七天,赵庆有就会钻进我的梦里,他半个身子在黑乎乎的水塘里一沉一浮,头发上沾满了水草,我动弹不得,只能和那张模模糊糊的脸对视,他在黑水里声调干巴巴的唱道:【一呀啊一炷香,香烟生九天,大门裱黄纸,二门挂白帆,为给我免去灾和难哎,儿女们跪着哭七关啊。。。】

  席间李五跟我东拉西扯,说西面有个老头今天头七,老头死前几天已经满嘴胡话了,拉着儿子说半夜有许多穿马褂的人在屋里进进出出,不让他睡觉,后来又要家人把房门贴的门神撕掉,说他爹妈来接他被拦在外边进不来。。。我干巴巴的嚼着菜,心却在琢磨赵庆有---太阳下山了,赵庆有套着一身对襟盘扣的蓝马褂像木桩一样的从401的地缝里冒了出来,他十指并拢的站了一会,身子慢慢贴在门板后一动不动了,夜越来越浓,他乱蓬蓬的头发里,满是泥巴的眼睛里,灌满水的耳朵里,塞着水草的鼻孔里、泡肿的指甲缝里、鞋里、裤管里忽然一起往外滴答水,他哭咧咧的对着门板喊:【妈哎,让我出去再看你一眼!】。。。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忽然威胁道:【你再这么搞,我只好请人来降你了。】

  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那小子贪杯喝的太多了,我挂了电话给李五发了条短信【帮我问问嫂子如果烧纸忘记画圈对方能不能收到】

  小区的路灯暗淡,款式老旧中透着土气,天冷的还很彻底,空气里浮着一层薄雾,那个水塘在不远处若隐若现,好似谜团一样的伏着,

  • 的感应&被勾了

      我慌里慌张的跑到401门口,4楼的感应灯彻底瞎了,我掏出打火机凑过去拧亮一看,整个脸皮都紧了,那张纸赫然被勾了几道红杠,收信处赫然被涂抹成了:北郊小镇25号楼501室,收信人变成了我的名字。

    2021-04-20 07:30: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突然

      我退后一步,不知所措,风更大了,一下下的撩着黑影的头发,他突然在漫天鬼风中嚎叫道:【我的钱让你踩没了一半是不是!?】

    2021-04-20 12:48: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击性,&洲狼吗

      我开始有意训练十二两的警惕性和攻击性,虽然只是只博美,但我认为狗对鬼的预警和震慑应该不分品种,人对狼的恐惧难道区别于北美洲狼和亚洲狼吗?

    2021-04-18 02:1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加倍&找我了

      他没接茬,摇头晃的继续唱,我有点泄气了,又说:【钱我还给你了,而且还是加倍奉还,你别再找我了。】

    2021-04-18 05:38:59详情点赞(0)回复(0)
  • 把前后&没什么

      我把前后说了一遍,李五窝回去失望的说:【这也没什么啊,别太疑神疑鬼。】

    2021-04-19 01:59: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单调的&二两。

      我的生活两点一线,像四季变换一样单调的不值细提,什么时候狗都比人可靠,所以我领养了条狗,娇惯不已,取名十二两。

    2021-04-19 06:41:45详情点赞(0)回复(0)
  • 盖地,&在不远

      当银尘不紧不慢的铺天盖地,冬就如约而至,春躲在不远处静候。

    2021-04-18 11:1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器一起

      李五说:【那么大一池子,得5台机器一起抽,再说水塘属居委会,我们动不了。】

    2021-04-19 05:24: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